廣告播放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雲畫的月光-線上看-緯來戲劇台-分集劇情-文字劇情-1-9集

雲畫的月光-線上看-緯來戲劇台-分集劇情-文字劇情
雲畫的月光第1集劇情介紹
  月光姻緣——
  陰差陽錯女兒身進內侍院
  李韺,一個意圖復興朝鮮王朝的天才君主孝明世子,竟然愛看一個叫“洪三郎”的人寫的朝鮮戀愛史。而這部戀愛史的作者是個平時靠扮男裝幫人搭鵲橋賺錢的女子洪樂瑥。
  這日,一男僕找洪樂瑥訴說自己對主人家小姐的相思之苦。在洪樂瑥的幫助下,男僕俘獲了美人心。
  早上,內侍搶在皇上到達之前,將李韺叫起床,等皇上和大臣們到達後,李韺已經在與老師大談修身之道。皇上正在欣慰之際,風將李韺面前的紙吹到大臣手中,原來,這是老師給李韺寫下的演習對話。隨後,李韺又暴露衣冠不整的模樣。皇上怒氣衝衝地拂袖而去。而府院君金憲則意味深長地看著李韺。
  洪樂瑥當街躲避討債的人,轉身看到召宮內侍的告示,缺錢的她心裡一動,但想到自己是女兒身,便放棄了念頭。
  鄭公子請洪樂瑥上門,給她看情書的回信,洪樂瑥要幫他再寫一封情書。洪樂瑥鼓勵鄭公子去見這位女子。而洪樂瑥並不知道,這位女子正是李韺的妹妹明溫公主。李韺看了要求見面的情書,便微服出宮與鄭公子見面。走到街上,卻看到洪樂瑥與養父正在演以李韺和皇上為藍本的戲,戲中將李韺貶損得一塌糊塗。李韺忍不住出聲質問,卻發現周圍的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他,只好逃走。洪樂瑥被要求替臨陣退縮的鄭公子去見面收場。收到重金的洪樂瑥換上鄭公子的衣服去約定的地方。卻發現手裡拿著情書的竟然是男人,而這個男子就是李韺。洪樂瑥以為鄭公子喜歡的是男人,便假戲真做對李韺一吐相思之苦。兩人吃路邊攤,李韺被洪樂瑥形容為衣食無憂的花草公子。李韺以刀威逼洪樂瑥帶自己去鄭公子的家。洪樂瑥設計將李韺踢入陷阱,不想李韺在掉下去的時候拉住洪樂瑥的腿,兩人一起掉了下去。
  金憲的孫子金胤聖到碼頭,看到來接自己回家的家丁,便順手摟過一名過路女子,打著傘躲過了家丁的視線,隨後將女子甩掉。
  在洞裡,李韺讓洪樂瑥趴下墊自己上去不成,又抱起洪樂瑥夠陷阱邊緣,洪樂瑥爬出陷阱,卻不拉李韺上來,自己揚長而去。
  晚上,洪樂瑥在街上看到三張通緝令,兩張分別是男僕和主人家的小姐,此時,一邊的金胤聖想起自己當天在碼頭看到了這兩個人。洪樂瑥這時才知道,男僕喜歡的不是主人家的小姐,而是主人家的兒媳婦。她的驚訝引起了金胤聖的注意。他看到第三張通緝令上的人正是洪樂瑥,玩心大起,誘導洪樂瑥說出男僕和兒媳婦的事情,結果讓一旁的官府衙役起了疑心,要仔細看洪樂瑥的長相。危急之際,金胤聖摟過洪樂瑥一起離開。
  皇上發現府院君金憲越俎代庖,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就擅自處斬米市暴動的主謀,皇上要推行仁政,但金憲卻提醒他,如果心軟只能會讓十年前宮廷暴亂重演。心有餘悸的皇上只能順從金憲的決定。屋內的談話都被門外的李韺聽得清清楚楚。
  金胤聖與洪樂瑥分開後,洪樂瑥就被要債的綁走,蒙住雙眼在一張契約上按手印。這幫人將她帶到小黑屋裡要為她淨身,原來他們把洪樂瑥賣到了內侍院。
  明溫公主一直在等鄭公子的回信,宮女卻告訴她,沒有回信,讓她十分苦惱。李韺看到妹妹難過的樣子,心裡也十分不好受。
  洪樂瑥將淨身師嚴公灌醉,喝醉的嚴公手起刀落,屋內傳來一聲慘叫。第二天早上,嚴公醒來,不記得頭天晚上的事情,只看到洪樂瑥滿身是血地躺在屋裡。原來頭天晚上,嚴公喝醉後刺傷的是洪樂瑥的大腿。
  路邊,洪樂瑥的養父戲班準備出發,但父親等了三天,都不見洪樂瑥到來,想到自己一身的病,心中也不願意拖累洪樂瑥,便獨自離開。
  洪樂瑥穿上男人裝,又想起自己小時候偷偷穿女裝被母親訓斥,那時候母親就告訴她,她不是女孩而是男孩。
  明溫公主一直猜測鄭公子為什麼不回信,並不吃飯。李韺拿來一本全城美男子的名冊讓明溫公主挑,以此喂她將飯吃下。
  洪樂瑥和一群淨了身的男子一起被帶入宮,遇到了受傷的東宮別監金兵沿。入夜,洪樂瑥想到即將要進行的身體檢查,驚慌不已,拿著包裹準備逃走,卻在後花園碰到了李韺。李韺記起當時在陷阱裡,洪樂瑥隻身逃走時對自己說,如果再見到面,可以當成狗一樣被李韺使喚。想到這些,他冷笑地捏住了洪樂瑥的臉……

雲畫的月光第2集劇情介紹
  通向你的道路——
  中宮有喜世子位岌岌可危
  洪樂瑥以為李韺是別監,用盡好話也無法逃脫,李韺反問她為什麼會當上內侍,又為何半夜逃離。洪樂瑥無法回答,被路過的成內官按李韺的吩咐帶回。
  嚴厲的內侍總管的訓話,讓所有新來的內侍都心驚膽戰。而接下來的身體檢查更是讓洪樂瑥緊張得要命。所有的人被帶到檢查室,統一脫下褲子接受檢查,洪樂瑥想逃跑,又被兩位同來的新人攔住嘲笑。三人說話間,被叫到名字,進入檢查室,兩名新人檢查過關,檢查官讓洪樂瑥脫下褲子,但洪樂瑥遲遲不動,讓檢查官起了疑心。
  恰好此時,有人來報,中宮娘娘暈倒,檢查官聽到消息一緊張,將通過章不慎碰落在洪樂瑥的檢查單上,之後全部匆匆離開去了中宮。留下來的檢查官看到洪樂瑥的檢查單,告訴她已經通過檢查。
  中宮娘娘是金憲的女兒,此番暈倒是因為有了身孕。這讓一直以來對王權虎視眈眈的金憲非常高興,他和朝中的吏曹判書金義教、戶曹判書金根教一起,幻想著有一天新的皇子能夠將李韺擠掉坐上王位。
  洪樂瑥和一幫新人經過東宮,看到成內宮被李韺從殿內踢出。讓洪樂瑥等人對東宮頗為忌憚。原來李韺發火的原因是中宮有喜,內侍官請李韺向中宮道喜,但李韺一直懷念著自己母親——已經去世的中宮尹氏,因此向來討厭後來上位的中宮金氏,所以並不願意道喜。但礙于規矩,李韺還是去了中宮。
  見到李韺,中宮金氏表現得十分欣喜。她以母后的名義教訓李韺,要李韺每天早上要來請安,李韺則以金氏腹中胎兒為重而巧妙地拒絕。出門後的李韺,看到參加筆試的小宦官隊伍裡有洪樂瑥,玩心大起,他先後支走了張內官、成內官,親自監考。
  洪樂瑥拿到卷子,全靠蒙答案,以為自己過不了就能出宮。而李韺則幫助她做對了每一題,洪樂瑥筆試通過。
  最後一項考試,洪樂瑥想不過能出宮,便隨便抽了一道題,準備交白卷。當晚,她被分到破落的資泫堂睡覺。她進了資泫堂,發現裡面有人飛來飛去,被嚇暈過去。這人是東宮別監金兵沿,李韺進屋來,發現暈倒的人正是洪樂瑥。洪樂瑥醒來後,發現金兵沿和李韺竟然坐在一起喝酒。她問李韺到底是什麼人,又搶過李韺的酒喝到醉。想到自己即將離開王宮,便不願再忍李韺,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金胤聖在屋內畫女人的畫像,畫完了就讓女人離開房間。金胤聖回到自己房間,看到他畫的女人的畫像被扔了一地,爺爺金憲則站在屋裡。金憲問金胤聖為何畫那些妓女,金胤聖無法回答,金憲卻說,如果以後想畫畫,就告訴自己,自己可以幫他找來幾十個妓女。
  張內宮看到李韺手指被咬,還傻傻地看著笑。洪樂瑥追著金兵沿問李韺的去向,被告知最後不要知道李韺的身份和去向。
  洪樂瑥第二天交了白卷,內心欣喜地等著被趕出宮。卻被成內官通知,去金憲府內的宴會服務。
  皇上得知,所有的大臣告假不來議事而去了金憲家慶祝中宮有喜,又聽到金憲府裡的音樂之聲,想到宮中寂靜悲涼,無限傷感。坐在角落裡聽到父親的慨歎,李韺叫來金兵沿,要去金憲府內看熱鬧。
  茶飯不思的明溫公主要閱覽最後一關考試的試卷,她看了洪樂瑥幫同伴回答的試卷,表現的非常生氣。
  成內官帶來洪樂瑥等三名小宦官,他讓洪樂瑥去後山殺20只雞,想教訓一下洪樂瑥,以報自己的手被洪樂瑥踩傷的仇。
  金胤聖回到家,一路被各色人等恭喜。他無聊地走到後院想著乾脆天上劈一道雷下來,卻接住了為抓雞從屋頂上掉下來的洪樂瑥。兩次的身體接觸,金胤聖認定洪樂瑥是個女人,但不揭穿她。
  宴會上,一蒙面人射出一箭,讓宴會陷入混亂,當大家要抓刺客時,李韺帶著金兵沿拿著賀酒進來。李韺拿下箭頭上折的紙條,裡面有首詩暗諷金憲為官不義,詩的落款是雲。金胤聖進來邀請李韺喝酒聊天。
  兩個曾經的朋友如今冷冷地坐在一起喝酒,讓遠處看著的金憲想起一樁往事,李韺和金胤聖小時候在一起玩,金憲找人偷偷替李韺看相,看相的人說李韺雖然有王者氣質,但會短命,而一起玩的金胤聖卻是王者面相。
  李韺出來與金兵沿猜測射箭人的身份而無果。
  入夜,明溫公主拿出那張答卷,看到上面寫的“不要無果的愛情,而要值得記住的愛情”泣不成聲。因為這句話在鄭公子的情書中也曾出現,明溫公主找出曾經的情書,對筆跡,竟然一樣。
  洪樂瑥給李韺送來一隻從金府帶來的雞,想讓李韺開心起來,但李韺並不領情。李韺、洪樂瑥、金兵沿三人一起吃飯,三人談論世子的外號,李韺看著洪樂瑥和金兵沿笑得沒完沒了,為了不暴露身份,卻也不好發火。
  洪樂瑥早上等著被通知不通過的消息,卻被抓入牢裡。公主拿著她的答卷和情書問她,這時,公主才知道洪樂瑥是代寫情書之人,洪樂瑥才知道鄭公子喜歡的人是公主。
  當憤怒的公主舉劍要殺洪樂瑥時,李韺以世子的身份出現救下了洪樂瑥。

雲畫的月光第3集劇情介紹
  你的身後有我在——
  皇上遇困境世子勇敢擔大任
  洪樂瑥因為交了白卷而將被送出宮,李韺正在詢問她的出宮時間,金兵沿讓他去監獄。公主正在為情書的事情在監獄裡對洪樂瑥發怒,洪樂瑥這時才知道,鄭公子所說的不可能的戀情是因為他喜歡的人是公主。公主舉劍要殺洪樂瑥,李韺到來阻止,洪樂瑥嚇得不敢抬頭。李韺假裝命人將洪樂瑥送到義禁府徹查事情的真相。公主擔心自己與宮外男子通情書的事情敗露,求哥哥收回成命。
  李韺帶著公主要離開牢房,洪樂瑥卻主動叫住公主,為自己代寫情書讓公主傷心而道歉。
  李韺在洪樂瑥的白卷上蓋上了通過的大印。洪樂瑥期待的出宮希望破滅。
  李韺觀看金兵沿帶兵練箭,金兵沿帥氣的樣子讓一邊的宮女驚歎不已。李韺嫉妒地用箭制止了宮女的議論。
  洪樂瑥在獨自生氣,李韺和金兵沿來看他,洪樂瑥要去東宮找世子質問為什麼留她下來,但又想到自己身份低微,並沒有資格見到世子。洪樂瑥非常擔心,因為代寫情書的事情而會遭到世子的報復和折磨。
  李韺帶洪樂瑥和金兵沿來到城頭,為生在宮中以宮為家的人而慨歎。洪樂瑥卻說,自己一次都沒有過自己的家,自己也從來沒有用過“我的家”這個詞,隨即又樂觀地說到處都是自己的家。金兵沿則說,宮裡有喜歡的人才有留在宮裡的理由。
  皇上半夜又在惡夢中驚醒。皇后告訴父親金憲,皇上的神經症越發嚴重,自己也經常整夜無法入睡,她想與皇上分開睡,但金憲卻要求她守在皇上身邊寸步不離。
  洪樂瑥被帶到樸淑儀所住的集福軒。朴淑儀要洪樂瑥帶著永溫公主逛花園。
  自小失去母親的李韺一直倍受樸淑儀的照顧,因此,李韺對淑儀就像對自己的母親一樣。這日,他看望病中的淑儀出來,看到洪樂瑥帶著永溫公主在花園裡拔草。永溫公主去捉蝴蝶,洪樂瑥一抬頭看到李韺,她對於李韺能在各種地方出現十分奇怪,不禁再次問起他的身份,又以朋友的身份勸告他不要隨便亂走,她認真的樣子讓李韺忍俊不禁。洪樂瑥問他的名字,李韺避而不答。
  永溫公主摔倒,被從內宮出來的金憲扶起,公主看到金憲,驚慌地躲開。
  皇上招見李韺,告訴他自己總是處於瘋癲狀態,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他要李韺做好替他執政的準備。李韺拒絕,皇上大怒卻無可奈何。
  淑儀托洪樂瑥交一封書信給皇上,臨走前,永溫公主要洪樂瑥一定把書信交到皇上手中。洪樂瑥將信交給皇上宮裡的內侍,內侍隨即拿出另一封信給她,說是回信。洪樂瑥奇怪連信都沒看為什麼就會有回信。內侍告訴她,回信其實就是一張白紙,所以能提前準備。洪樂瑥搶回淑儀的信。這時,皇后路過,問洪樂瑥淑儀的病情,抬手打了洪樂瑥一個耳光,讓她拿著內侍給她的回信離開。
  這一切都被一邊的金胤聖看到。洪樂瑥出來後被金胤聖拉到樹下,讓她休息。洪樂瑥感覺到金胤聖帶來的溫暖。
  晚上洪樂瑥偷偷來到皇上的書房門口,想著怎麼才能把信送給皇上,看到被自己碰掉在地的奏摺,她計上心來。
  皇上打開奏摺看到了夾在裡面的書信。第二天早晨,洪樂瑥拿著皇上的回信回到淑儀那裡。淑儀打開信,依然是一張白紙。淑儀瞭解了皇上真正的想法,便傷心地拿出以前回信的白紙讓洪樂瑥替她燒掉。
  洪樂瑥守著一堆白紙回信發呆,李韺和金兵沿看到白紙,問清緣由,洪樂瑥憤憤不平地說,皇上親手給她的回信也是白紙。李韺說,洪樂瑥剪斷了淑儀最後的希望。
  李韺去見皇上,要他去看淑儀,皇上考慮皇后有孕,不願意去看淑儀。李韺生氣地質問,自己的母親去世時,父親也是這般冷漠和懼怕,作為王連站出來的勇氣都沒有。李韺半夜去看淑儀,淑儀告訴他自己燒了七年來的白紙回信。李韺摟住痛哭的淑儀。
  洪樂瑥還在糾結要不要燒掉回信。金兵沿聽說回信的紙很香,心中一動。他將紙放到火上熏烤,信上出現了字跡。洪樂瑥開心地要認金兵沿為兄,金兵沿羞澀離開。
  洪樂瑥拿著回信到了淑儀的房間,給她看信,原來皇上在信上約淑儀在愛戀亭見面。淑儀終於見到了皇上。這溫馨的一幕也被李韺和洪樂瑥看到。李韺想起,父親告訴自己,當年成了皇上時,失去了妻子、老師、身邊的親人和兩千名百姓,因此自己不敢輕舉妄動。洪樂瑥則在一邊慶倖一邊猜測皇上為什麼要暗地裡傳遞真情。
  皇上在朝堂上為大臣對自己陽奉陰違而發火,他把矛頭指向金憲一黨,並招來李韺進殿,宣佈由李韺代理朝政。大臣反對,要皇上收回成命。金憲則欲擒故縱地讓李韺自己決定。李韺開始心虛不敢接受重任,當大臣們偷偷嘲笑他的無用時,李韺話鋒一轉,竟然同意代理朝政。皇上欣慰,而金憲一黨臉色大變。原來,前一天晚上李韺向皇上主動情纓,要求代理朝政。
  洪樂瑥被調到李韺所在的東宮,張內官讓她把書送到後院的書庫。洪樂瑥在書庫看到書架後的李韺,非常奇怪他在書庫,又好心地提醒他趕快離開,不要被世子看到。當洪樂瑥看到從書架後面走出來的李韺身著世子衣服,驚呆了……

雲畫的月光第4集劇情介紹
  表演結束之後——
  舞妓失蹤洪樂瑥著女裝補空
  皇上要把兵權以外的權利交給李韺打理,在朝堂之上遭到了金憲一黨的反對,金憲更是以更換首長需要得到清國的同意為由,阻止皇上權力更替。李韺立刻說,趁皇上生日清國派使臣過來的機會,向清國提出申請,並肯定地表示,自己會在清國皇帝的祝福聲中接下代理政務的大權。皇上雖然擔心夜長夢多,但也無可奈何。
  洪樂瑥看到書庫裡的李韺,並知曉了他的身份後,驚到目瞪口呆說不出話,後又驚恐地跪下。李韺卻說,他們是朋友。
  洪樂瑥想起自己曾在李韺面前大罵世子的事情,害怕而後悔,她如驚弓之鳥小心懷疑金兵沿的身份對她也有隱瞞。
  次日,在張內官的帶領下,洪樂瑥侍候李韺起床。但洪樂瑥因為自己是女兒身,便求張內官給她派別的差事,但在張內官和李韺的雙重壓力下,洪樂瑥只能接下這個任務。
  為李韺穿戴時,洪樂瑥為自己曾經對李韺不敬的言辭道歉,並說,如果自己早知道李韺的身份,一定不會那樣對他。而李韺卻說,當他們兩個人獨處時,他們是朋友的關係。
  金胤聖告訴金憲,此次清國為皇上生日所派來的使臣木太監是清國皇上寵愛的忠臣,但是對百姓來說卻兇狠而冷酷。此人訪朝,要求朝鮮贈予自己重金。金憲卻要待祝壽的使臣們一到就擺宴款待。金憲打下算盤,要讓年輕氣盛的世子開罪木太監,從而達到清國不允許朝鮮世子代理國政的目的。
  李韺要帶洪樂瑥出宮玩耍,卻被洪樂瑥當成戲弄他的手段,堅決不同意。李韺讓洪樂瑥去找書,洪樂瑥找不到,回頭卻發現另一個內官穿著李韺的衣服在書庫冒充。
  洪樂瑥被派到金胤聖的圖畫署幫忙。金胤聖帶洪樂瑥去集市,洪樂瑥對著女子的衣服發呆。想起小時候母親不允許自己穿女裝的情景。金胤聖看到洪樂瑥的失神,便買下了那套衣服。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雨,金胤聖拉住洪樂瑥的手跑到屋簷下躲雨。看到洪樂瑥的衣服濕了,便拿出剛買的女裝,幫洪樂瑥披上,自己去買傘。
  李韺和金兵沿出宮找被流放的茶山先生,卻發現他落魄到在路邊鬥狗。茶山先生得知金憲一黨將會在清國使臣面前向李韺發難,阻止李韺代理國政。茶山先生則為他支招,要他表現得非常聽話,讓清國人以為他容易駕馭,也就不會阻止李韺代理國政了。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剿滅金憲一黨。
  李韺為躲雨也跑到了洪樂瑥身處的屋簷下,想起了去世的母親曾經和他一起光腳淋雨。因為洪樂瑥披著女人的衣服,李韺並未認出她來,但聽到洪樂瑥熟悉的聲音,李韺剛要辨認,金胤聖及時出現支走了李韺。
  李韺讓人到宮外找了很多有名妓生進宮,金憲一党以為李韺借準備進宴的名義醉生夢死,而李韺卻在精心準備進宴的表演舞蹈,並要洪樂瑥記錄下所有準備的過程。
  負責最後一支狂舞的妓生愛心在練習中總是出錯,李韺甚是生氣,但洪樂瑥一直提醒他要忍耐,李韺扶起摔倒的愛心,結果愛心站立不穩倒在李韺懷裡。這一幕被路過的皇后看到,皇后非常不屑,讓身邊大臣告訴父親,進宴時自己會讓李韺顏面掃地。
  晚上,洪樂瑥在李韺的房間整理白天畫下的舞蹈動作,李韺對於她看一遍就能記下來的能力驚歎不已。
  第二天早上,洪樂瑥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李韺的床上,李韺則趴在桌上睡著。洪樂瑥正在欣賞李韺睡著的臉,張內官帶人要進來伺候李韺起床,洪樂瑥緊張得直打嗝,李韺及時出聲阻止張內官進門。
  心虛的洪樂瑥回到住處,主動告訴金兵沿自己徹夜不歸的原因,金兵沿卻要她好好輔助李韺,進宴那天對於李韺來說非常重要。
  木太監到來,一口流利的朝鮮語讓眾人吃驚。進宴現場,金胤聖一直在木太監的旁邊與他說話。
  愛心在後臺化妝,心神不寧地想起皇后之前要求她在最後一支舞蹈之前坐上為她安排的轎子離開,並以其家人的性命作為威脅。
  愛心的失蹤讓張內官和洪樂瑥異常緊張。洪樂瑥到了舞妓換裝室找愛心,愛心不見了,舞妓拿出了獨舞的衣服。洪樂瑥意識到,最後一支舞對於李韺的重要性,她換上了舞服,化上了妝,這一切卻被窗外皇后的心腹看到。
  音樂聲響起,舞妓卻沒有出來,金憲正在得意洋洋之時,洪樂瑥身著舞服,面罩輕紗走上舞臺,跳起了獨舞……當她用腳撩起池中水時,李韺又想起母親光腳淋雨的樣子。到了舞曲中間停頓時間,李韺讓金憲朗讀為皇上祝壽的賀辭,全場愕然。金憲不得已讀著向皇上效忠的文字,知道自己中了李韺的招,卻有苦說不出。
  洪樂瑥光腳逃離舞臺,李韺四處尋找。就在李韺即將找到她時,金胤聖將洪樂瑥拉到草叢裡……

雲畫的月光第5集劇情介紹
  說出心願吧——
  李韺樂瑥許下心願放飛風燈
  金胤聖將洪樂瑥拉進草叢躲起來,李韺找不到洪樂瑥,問張內官,張內官也說舞女們都不認知道跳舞的是誰,李韺奇怪這個舞女對自己一直保密的舞蹈程式一清二楚,他突然想起除了愛心,還有一個人知道整個程式,就是洪樂瑥。他轉而問洪樂瑥在哪裡。
  金胤聖疑惑洪樂瑥這樣做是為了世子,洪樂瑥回答肯定。金胤聖又問,以女身入宮做內官是為什麼,洪樂瑥不置可否要離開。金胤聖看到洪樂瑥的腳已經被劃破,解下衣帶為她包紮。
  李韺找不到洪樂瑥,金胤聖告訴他,洪樂瑥已經回宮。李韺回去找到洪樂瑥問她在做什麼,洪樂瑥說在整理樂章。李韺看到洪樂瑥手上的墨蹟,相信了洪樂瑥。
  洪樂瑥在書庫打掃,被灰塵弄得打噴嚏,不自覺地用布遮住鼻子,被李韺看到她只露出眼睛的樣子,想起蒙面跳舞的女子。洪樂瑥問李韺中秋是不是可以放假出宮,李韺問她是不是想去看風燈節。但李韺發現她已經感冒發燒,便惡聲惡氣地禁止她出門。
  明溫公主讓洪樂瑥陪她遊船。問洪樂瑥代筆的情書是不是鄭公子的真實情感,洪樂瑥說鄭公子對公主是一片真心。洪樂瑥咳嗽,明溫公主看出她身體不適,便讓她划船回去。洪樂瑥回憶鄭公子第一次給公主寫情書時,寫的就是公主感冒卻堅持蕩秋千的可愛模樣。誰知公主聽到此話,臉色大變,生氣地從船上站起來,船身搖晃,洪樂瑥被晃入水中。岸上的李韺看到,立刻跳下水救出洪樂瑥。當他們出水面時,又被金胤聖看到。洪樂瑥被張內官責駡,李韺卻說是自己跳下水與洪樂瑥無關,並要把衣服給洪樂瑥披上,被張內官阻止。
  金胤聖看到張內官帶走了洪樂瑥,緊張極了。洪樂瑥一個人回到資泫堂,金胤聖趕來為她披上衣服。洪樂瑥看到金胤聖,驚惶失措,金胤聖說,雖然自己知道她是女人的秘密,但希望她能信任自己。
  金胤聖身邊的侍從馬內官問張內官有沒有找到那個神秘的舞女,張內官說自己翻遍皇宮也沒有找到,馬內官其實已經知道洪樂瑥是個女人。他去翻找洪樂瑥入宮時身體檢查的通過表格,想不通一個女人怎麼通過的檢查。
  清國要求朝鮮上貢的數量大幅提高,李韺感覺奇怪,金憲說,清國索要這麼多東西,是因為他們知道李韺上位需要他們的支援。皇上要妥協,李韺不肯。
  洪樂瑥一直在發燒,夢到小時候媽媽就是在中秋節大家都在放風燈的時候,和自己玩捉迷藏,媽媽在離開她之前,讓她一定不能對別人說自己是誰,她藏在桌子下,眼睜睜地看著媽媽被一群官兵追捕。李韺看著夢中叫媽媽並流著眼淚的洪樂瑥,心疼不已。洪樂瑥迷糊中把看護她的李韺當成了金兵沿,她說自己夢到了媽媽,之後又昏睡過去。李韺守護洪樂瑥被金兵沿看到,金兵沿此時身負重傷,卻悄悄地走開。
  洪樂瑥到書庫,告訴李韺,自己一夜被金兵沿照顧,身體已經好了,李韺聽到她認錯了人,剛要發作,洪樂瑥卻假裝咳嗽要逃走,李韺乘她不備將一粒藥丸塞到她的嘴裡。
  洪樂瑥拿到張內官給的中秋休假的通行權杖,開心得不得了。張內官也納悶,一直脾氣壞的李韺為什麼會給小內官請休假權杖,覺得他有人味,張內官也很開心。
  洪樂瑥看到一起入宮的陶內官正在傷心去太平館的名額被剝奪,太平館是使臣來往的地方,在那裡與使臣搞好關係,便能前途無量。洪樂瑥義憤填膺地問搶走名額是人是誰,這時馬內官走過來,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洪樂瑥,說洪樂瑥長得像個女人。他走後,陶內官告訴洪樂瑥,此人人稱“狗鐘子”不是什麼好人。洪樂瑥不禁有些害怕。
  清國木太監問金憲,支援世子代理朝政有沒有問題。金憲卻說,現在不是代理朝政的時候。木太監心領神會。一邊聽不下去的金胤聖提前離開。木太監表露出對跳舞的洪樂瑥非常喜歡,這話被進茶的馬內官聽到。
  金胤聖獨自逛到資泫堂,想起小時候和李韺經常在這裡一起玩耍,李韺恰巧也來到這裡,對他冷言冷語。金胤聖問李韺想代理朝政的理由,李韺說,為了把外寇從朝鮮清除。金胤聖一言不發地走掉。李韺想起小時候和金胤聖一起在這裡上課,老師教授朋友關係和君臣關係的時候,金胤聖說和李韺的關係是朋友和君臣兼顧的關係。李韺也為自己有這樣的朋友和臣子感到欣慰。而如今,物是人非。
  金胤聖要洪樂瑥中秋放假留給他半天。之後,他拿出藥丸給洪樂瑥,洪樂瑥說李韺給過她吃這種藥丸,為的是怕自己的感冒傳染給他。
  明溫公主來到第一次與鄭公子相遇的地方,她已經猜到鄭公子看上的是自己當時正在生病的侍女月熙。她們走後,鄭公子也來到秋千架邊,看到了正要離開的公主和侍女月熙的背影。
  金憲向吏曹判書引薦金胤聖,金胤聖對這種見面感覺無趣,想離開卻被金憲阻止。金胤聖心中顧及與洪樂瑥的約會,坐立不安。李韺給洪樂瑥放中秋假就是為了讓她回到當初媽媽離開她的地方尋求安慰。當洪樂瑥在大街上懷念舊時光時,李韺向她走來,煙花四起。洪樂瑥說自己有要等的人,李韺卻強行拉走了她。被帶到風燈節上的洪樂瑥心情大好。當金胤聖趕到約定的地方時,已經找不到洪樂瑥了。李韺向路邊的小姑娘買風燈,賣風燈的小姑娘說自己的願望是見皇上一面,要他把朝鮮治理成更好的國家。這時,一位女子來買風燈,卻發現錢包不見了,見李韺要把全部的風燈都買下來,錯以為李韺是買給自己的。李韺把風燈通過小姑娘的手送給了女子。女子看著李韺的背影,動了心。
  鄭公子看到逛風燈節的公主和月熙,公主看到鄭公子身後出現的李韺急忙拉著月熙跑開,鄭公子卻以為公主是看到自己才逃跑的,失魂落魄。公主發現逃跑的時候,丟了風燈,風燈被鄭公子撿到,他放飛了風燈,上面的心願是一定要再相見。
  皇上在城樓上看到百姓放飛的風燈,知道那是百姓的訴求。他拜託總管要盡心輔佐李韺。
  金兵沿接到命令,要劫回向清國的貢品,金兵沿想等李韺的決定,卻被警告,不要忘記身份。
  李韺把買來的風燈給洪樂瑥,金胤聖看到洪樂瑥與李韺一起開心地放風燈。李韺通過風燈又看到半遮面的洪樂瑥,再次想起神秘的舞女。洪樂瑥看到李韺的風燈上寫的是希望洪樂瑥找到自己的母親。洪樂瑥問李韺怎麼知道自己與媽媽分開的事。李韺卻說在洪樂瑥身上看到一個女人的影子。洪樂瑥十分恐慌。這時金胤聖過來叫住洪樂瑥,告訴李韺他們的約會,要帶洪樂瑥走,李韺一把抓住洪樂瑥的手,不允許她離開。李韺告訴金胤聖,洪樂瑥是他的人……



雲畫的月光第6集劇情介紹
  不能說的秘密,想說的時候——
  深情世子不顧安危救出樂瑥
  金胤聖問李韺為什麼不讓洪樂瑥跟自己走,局面僵持之時,一群妓生走過來,她們認識金胤聖和洪樂瑥,洪樂瑥為了花解尷尬,摟住身邊的女子,李韺獨自走掉,洪樂瑥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頓感失落。
  回去的路上,金胤聖想解釋為什麼與妓生相熟,沒想到洪樂瑥知道他經常單獨去妓房後,不以為然,反而讓金胤聖失望。
  金兵沿盜得帳本,逃跑的路上受傷,被金胤聖和洪樂瑥看到。追捕他的人從洪樂瑥手上拿走了金兵沿的面具。洪樂瑥回到資泫堂,看到金兵沿正在包紮,洪樂瑥當作沒事一樣和他說話。
  金憲與金義教和金根教討論城裡巨富家接連被盜的事,金憲考慮到使臣團還在城裡,此事不能聲張,但金義教卻提醒他此有事蹊蹺,金根教拿出了一個面具。金憲看到面具想起家宴那天留下字條的刺客也戴著這個面具,不由得面色大變。鑒於此人以巨富的錢接濟窮人而賺得口碑,他們懷疑他與洪景來的殘黨有關。
  早上洪樂瑥為李韺穿戴,李韺面無表情地問前一天晚上洪樂瑥去妓房是不是開心,洪樂瑥愣住了,隨即回答“還行”,李韺要她不要把前一天晚上對她說的話當真,她並不像一個什麼人,隨後將她趕出房間。
  趙萬永禮判帶著女兒嘏妍入宮,她正是前一天晚上在大街上接受李韺送風燈的女子。她是從小陪伴公主的禮童。
  大殿內官到李韺的東宮借小宦,李韺一反常態,讓洪樂瑥去大殿伺候,自己身邊只需要張內官。
  嘏妍許久不入宮,想去找公主,卻不認得路。誤打誤撞闖到了練箭場,李韺練箭心裡卻想著洪樂瑥,迷糊中把箭射歪,被射中的旗杆倒下砸到嘏妍。嘏妍認出射箭的人就是前一天晚上送自己風燈的人,又聽張內官叫他世子,開心極了。
  金兵沿將高利貸的帳本帶到黑衣人那裡,想著李韺讓自己去調查與木太監關係密切的官員和商人,以此瞭解走私的情況,便私藏了一本帳本。黑衣人又讓他去調查當年洪景來的女兒下落。
  嘏妍來看公主,告訴她自己以後會經常來宮裡。
  李韺在書庫看書,看到書裡每一頁角都被洪樂瑥畫上了畫。每一幅畫都是李韺與洪樂瑥的回憶。他告訴太醫自己不舒服,但太醫診斷後告訴他,他其實患的是相思病。李韺大怒。
  馬內官到木太監那裡告訴他,木太監想要的他能找到。晚上,他把洪樂瑥帶到木太監處,太監問她,那個舞女是不是她,洪樂瑥嚇得要命,她甩開木太監不安分的手,但木太監告訴她,李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說著便對洪樂瑥欲行不軌。這時,李韺執刀闖進來,帶走洪樂瑥。皇上知道這事大發雷霆又六神無主,金皇后趁機讓他召見金憲。
  李韺責駡洪樂瑥,洪樂瑥卻說自己是為了李韺著想。這時,宮廷侍衛要抓走洪樂瑥,李韺阻止不成。李韺到大殿門口請罪,要求皇上放了洪樂瑥,皇上大怒,將他關到東宮禁足。
  成內官與張內官鬥嘴,成內官說外面傳言李韺好男色,張內官正要反駁,一邊的馬內官說李韺不是好男色,而是另有隱情。這時金胤聖來找馬內官,問帶洪樂瑥支太平館的人是不是他。並拿出槍指著馬內官,要他不要再惹洪樂瑥,而且只要有傳聞關於洪樂瑥的秘密,自己就會殺了馬內官。
  陶內官等二人偷偷去監獄看洪樂瑥,洪樂瑥卻擔心李韺的處境,小宦告訴她,李韺有可能會被廢位,東宮也亂成一團糟。
  清國派來的使者遲遲未到,李韺告訴金兵沿一定要抓到木太監的把柄才能翻身。金兵沿猶豫要不要把帳本交給李韺。李韺和金兵沿使了調虎離山之計,跑到大牢裡看洪樂瑥。李韺告訴洪樂瑥,以後再不要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
  木太監在金義教和金胤聖面前大發牢騷,要處罰洪樂瑥,金胤聖氣急對木太監拍案而起,卻被金義教攔下。
  皇上身邊的總管到大牢看洪樂瑥,告訴她李韺一整夜跪在地上求皇上放過她。總管問洪樂瑥家裡還有什麼人。洪樂瑥說自己因為十年前民變失去父母。總管聽到她說自己十八歲了,當場愣住。
  木太監要把洪樂瑥帶回清國。李韺以箭阻止,他拔出刀指著木太監要他放了洪樂瑥。金憲出現,又拿出百姓將會惶恐不安的理由讓李韺收手,雙方僵持時,洪樂瑥卻主動說,自己要跟著木太監走,要他這個世子好好為百姓謀利。
  金憲想和趙萬禮結成親家。
  半路,木太監帶幾個人到僻靜處察看私自截留的貢品和走私的物品,金兵沿和李韺出現,將他的手下全部殺光。與此同時,金胤聖帶來了清國的監察禦史,把惡貫滿盈的木太監抓了個現行。
  原來,金胤聖為了保護洪樂瑥,給金兵沿木太監回國的最新線路圖,金兵沿將路線圖和帳本交給了李韺,三人合力將木太監繩之以法。
  洪樂瑥也被李韺救出,帶她回到東宮。李韺告訴洪樂瑥,自己見不到她會瘋掉……

雲畫的月光第7集劇情介紹
  告白——
  世子與暖男同時告白洪樂瑥
  李韺、金兵沿帶著洪樂瑥回宮。看到金兵沿,洪樂瑥又重提自己生病的時候,“金兄”照顧自己的事,金兵沿再次否認,洪樂瑥猛然想起自己在病中看到的分明是李韺的臉。她告訴金兵沿自己竟然喜歡在宮裡的感覺,是不是像他說的在宮裡有自己喜歡的人。
  金胤聖匆匆跑去見洪樂瑥,確認她的平安。他告訴洪樂瑥,她對自己是特別的人,是宮裡唯一能讓自己跑起來的內官。兩人正在有說有笑,李韺沉著臉進來,他冷冰冰地誇獎了抓捕木太監事情上立下的功勞,金胤聖卻說,這是自己的事,所以才會幫他。
  金皇后與成內官討論李韺的所作所為,成內官對皇后說了宮中的傳聞——李韺好男色。皇后對洪樂瑥開始感興趣。宮女服侍皇后喝藥時不小心幹嘔,被拖出去。成內官與總管和馬內官說到宮女幹嘔的事,他們猜測宮女應該是懷孕。總管要重新檢查內宮宮女內官。
  洪樂瑥看到李韺一口未吃,以為他胃口不好,李韺讓她試菜,看到洪樂瑥吃得香,李韺故意挑剔食物的味道,洪樂瑥怕浪費,便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吃飽喝足後,洪樂瑥問李韺讓自己在他身邊是什麼意思,李韺說,就是讓自己喜歡的內官呆在身邊的意思。洪樂瑥略顯失望。
  金胤聖畫著一幅又一幅洪樂瑥的畫像,這時,金憲到來告訴他,已經幫他給禮判的女兒提親了,並計畫讓金家人成為世子妃。金胤聖連忙拒絕,但金憲卻以家族的重任強壓於他。
  洪樂瑥無意間撞破了馬內官與明溫公主侍女月熙的私情,馬內官威脅她閉上嘴。
  公主費勁地減肥,嘏妍假裝不經意地詢問李韺的習慣,當她知道李韺常去花園散步時,便跑到了花園裡期待邂逅。果然,她在花園裡看到了正在讀書的李韺。李韺問她是不是故意來找自己的。嘏妍便承認是假裝邂逅的,並請李韺放下書陪自己遊園。李韺看著她一直笑卻不說話。這一幕被洪樂瑥看到,洪樂瑥心中一陣難過。嘏妍對李韺的感情越陷越深,但李韺對她不理不睬。
  馬內官喝醉跑到月熙的門口大叫,月熙嚇得不敢出去。洪樂瑥捂住馬內官的嘴巴拉走了他。馬內官反而掐住洪樂瑥問她為什麼跟著自己,洪樂瑥說,自己是擔心馬內官。洪樂瑥被掐得吐不過氣,金兵沿趕來打暈了馬內官,當他要察看洪樂瑥脖子上的傷時,李韺一把打開了他的手。洪樂瑥問李韺,是不是有辦法幫到馬內官和月熙,李韺卻說他們的交往是有違法度。
  洪樂瑥再次遇到馬內官,準備逃走,卻被攔住。洪樂瑥問他想和月熙怎麼交往,馬內官說他們的情況根本沒辦法。洪樂瑥自告奮勇要幫他們。馬內官將信將疑地看著她。
  皇上與金憲議政,兩人再次就賑災糧被搶追究誰的責任發生分歧,金憲拿出面具,告訴皇上,這一切的幕後指使是洪景來殘黨,皇上驚恐地要求金憲剷除殘黨。
  洪樂瑥作針線活刺傷手,要金兵沿幫她忙,金兵沿三下兩下做好了一個布偶,讓洪樂瑥十分震驚。
  李韺看到張內官在和別的內官打架,聽說張內官打架的原因是宮裡有李韺好男色的傳言,洪樂瑥和李韺神色大變。李韺故作輕鬆,洪樂瑥卻知道自己給李韺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洪樂瑥被李韺發現她在用布偶偷偷為馬內官和月熙傳遞資訊。李韺讓她不要管這些沒有結果的事,但洪樂瑥卻說,感情的事由不得自己。李韺說,對著沒有結果的告白是自私。而洪樂瑥告訴李韺,無論結果,也不能隱藏自己愛戀的心。
  金胤聖一個人在樹下發呆,洪樂瑥跑來告訴金胤聖自己心中的苦惱,金胤聖說,那是因為她穿了不合適她的內官服,所以不開心。說著打開手中的盒子,裡面是洪樂瑥曾經穿過的女裝。他把衣服送給洪樂瑥問她想不想做回女人。面對金胤聖的告白,洪樂瑥愣住,隨後告訴金胤聖自己喜歡呆在宮裡。而金胤聖卻讓她不要著急回答。
  嘏妍聽父親要把自己嫁給金憲的孫子,表示自己只想嫁給自己喜歡的人。
  洪樂瑥帶著陶內官等幾個內官演布偶戲給宮女們看,月熙來看戲,發現戲的內容竟是以自己和馬內官的感情為藍本,而給戲中男主角配音的就是馬內官,他借著布偶的口,說出自己心中的愛慕,剛要離開的月熙聽到馬內官大聲的告白,轉身時已淚流滿面。李韺在一邊看到這些,想起洪樂瑥所說的關於“不可能的愛”的那番話,默默地離開。
  成內官闖進現場,抓了洪樂瑥去見皇后。李韺趕到皇后處,要帶走洪樂瑥,皇后卻不允許。皇后當著李韺的面打洪樂瑥的耳光,李韺不惜公開與皇后作對,並威脅皇后,如果抓著小內官不放手,後果會很嚴重。
  李韺走後,皇后形容李韺看洪樂瑥的眼神是看心愛之人的男人眼神。
  成內官要洪樂瑥接受脫褲子檢查,洪樂瑥被逼得無可奈何時,馬內官闖進來,說要給皇后娘娘送東西,成內官哪肯放過這個露臉的機會,拿著東西就去皇后處,走前囑咐馬內官好好檢查洪樂瑥。成內官走後,馬內官直接在洪樂瑥的表格上蓋了“通過”的章。洪樂瑥小心翼翼地問馬內官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女人的事,馬內官說是在進宴的時候就知道了。馬內官感謝洪樂瑥幫自己和月熙的,並好心告誡她,王宮裡連皇上的安全都難以保全,況且一小內官。
  洪樂瑥對李韺的態度大變,李韺奇怪,洪樂瑥說自己只能是內官,而不是他的朋友或者其他人,要李韺像對待別的內官那樣對待自己。
  李韺叫來洪樂瑥,告訴她自己不是希望她以內官的身份呆在自己的身邊,自己也無法面對這份混亂的愛。但他終於想通了,他愛洪樂瑥。雖然是不可能的愛,自己也要遵從內心試試。他將語無倫次的洪樂瑥摟住,並吻住了她……

雲畫的月光第8集劇情介紹
  你並不清楚——
  身份暴露有人歡喜有人愁
  李韺寫下了給洪樂瑥的情話,卻猶豫著要不要把信給她。他走到房門口,看到穿起了女裝的洪樂瑥,驀然想起進宴時的蒙面舞女。得知洪樂瑥是女子,李韺竟然高興起來,他悄悄地走掉。
  洪樂瑥想起李韺的吻發著呆,她拉住從外面回來的金兵沿,問他李韺有沒有喜歡的女人,金兵沿說沒有。
  李韺給馬內官和月熙開出了允許出宮的通告證,並刪除了他們當過宮人的記錄,讓他們遠走高飛。洪樂瑥告訴馬內官,他們是自己撮合的第三十對有情人,馬內官則要她看看自己的周圍,有兩個人對她用情至深。
  金胤聖給李韺過目歷年考試的題目,李韺發現出題者和考試合格人員全是金氏一族。金胤聖則說,自己正在為改變這個現象而努力,李韺嘲諷他如果被金憲知道會怎麼樣。說著洪樂瑥抱書進來,看到他們一陣慌亂,把書掉到地下,金胤聖自然而然過去幫她,並問她有沒有時間,李韺生硬地把洪樂瑥叫到身邊。金胤聖發現,洪樂瑥看李韺的眼神那麼溫柔,已經不是內官看世子的眼神了。他想起洪樂瑥對自己說,她想恢復女兒身,但並不想離開王宮。
  明溫公主要去寺院以按高僧的飲食習慣來達到減肥的目的,嘏妍懷疑這種方法是否靠譜,但公主拿出一本書,說這本關於男女事情的書說的都是真的。嘏妍一轉念,搶走了這本書。
  李韺問金兵沿知不知道關於洪景來女兒的事,金兵沿緊張地說不知道。李韺又拿出面具,告訴金兵沿,皇上為洪景來的殘黨睡不好覺。他要搶在金憲之前親自查出這一切的真相。
  洪樂瑥為李韺打遮陽傘,李韺心疼洪樂瑥,要自己打,卻被張內官制止,洪樂瑥也逞強說自己一個男子漢撐個傘沒關係。李韺要在園中小睡,讓洪樂瑥撐傘,他倆坐在傘下,李韺拉著洪樂瑥的手感歎手的粗糙,又讚歎洪樂瑥長得秀氣,讓自己著迷。說著,將洪樂瑥拉到自己的肩上靠著。但洪樂瑥說,李韺並不瞭解一切,所以自己很不安。但李韺卻讓她不要想太多。
  嘏妍來找那本書的作者洪樂瑥,討教博得心上人喜歡的方式。洪樂瑥對嘏妍說,像她這樣毫無保留地表達內心的愛一定會有好的結果。
  李韺第一天上朝,張內官嘮叨著不放心,李韺讓他為自己加油。洪樂瑥則說,自己相信他一定能行。當他走進大殿,殿裡空無一人。而金憲一党在金憲的家裡嘲笑著李韺。由於李韺取消定期舉行的科舉考試,而改成臨時的科舉考試,引起金氏的不滿。他們商量著要教訓一下李韺。
  李韺在案頭看到一堆大臣因病請假的理由,心中不爽卻也無可奈何。
  洪樂瑥給在書庫看書的李韺送來了甜品,以期安慰情緒低落的他。李韺問洪樂瑥如果遇到棘手的事怎麼辦,洪樂瑥說,如果有對手要鬥,就要盡全力去鬥,如果鬥不過,就順勢而為。
  李韺一把摟住剛準備離開的洪樂瑥,將甜品塞到她的嘴裡,看到洪樂瑥尷尬的樣子,李韺突然想出一招,
  金氏派人找洪景來的女兒,他們對洪景來餘威不散而有些畏懼。這時,李韺送來一車草藥,每盒上都標了名字,而此時,沒有上朝的大臣們全部聚在金家,李韺按請假的理由一一把藥分給他們。金憲請李韺進府。
  金兵沿打聽洪景來女兒的下落,一個老奶奶告訴他,洪景來的女兒叫洪樂瑥。這時,金家派出來的人悄悄躲在一邊。
  李韺戲言要把朝堂搬到金家,金憲提醒他在朝鮮士大夫的重要性,但李韺告訴他,自己和他們的政見不同。金憲以欲采紅花必然會傷害紅花旁邊的綠草來威脅李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輕舉妄動。
  金胤聖應嘏妍的邀請與她見面。嘏妍話裡話外都表明自己與金胤聖並不合適,聊著聊著,兩人發現他們都各自有心上人。便決定見機行事,將這樁親事攪黃。
  李韺心事重重地從金家出來走到大街上,一位小販向他兜售兩隻穿在一起的手鏈——永恆之鏈,小販說,兩人戴上這個鏈子,即使分開也會重新在一直。李韺和嘏妍同時拿起了這只鏈子。李韺懷疑嘏妍假裝巧合,但嘏妍卻認定這是命運。
  李韺看到金兵沿被人追趕,聯想起最近他的舉止反常,便追了上去。金兵沿與一群人對戰,而後面援兵又追了上來。李韺接過金兵沿扔過來的劍,合力打敗了這群人。金兵沿去追逃走的人,李韺去照看嘏妍。李韺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具扔在地上,他狐疑地找著面具的主人。李韺一言不發,金兵沿心虛。李韺告訴金兵沿,他是這個世上自己最相信的人。
  李韺獨自走到郊外,想著金憲對他的威脅,和自己母親蹊蹺的死。他回來後,告訴洪樂瑥自己的母親一直想到宮外居住,並難過自己沒有守護住自己的媽媽。所以,他知道想要守護想守護的人,自己就要變堅強。
  嘏妍連夜繡了一個本子繡面,一大早送給李韺,並約他見面。洪樂瑥看到李韺匆忙出去,便跟了上去,發現他與一個女子見面,而那個女子就是那天向自己討教追求男子計策的嘏妍。
  李韺將東西還給嘏妍,嘏妍告訴李韺,自己總會想他,洪樂瑥偷偷聽到此話,心中難過。
  晚上,李韺與洪樂瑥在書庫碰到,洪樂瑥問李韺有沒有愛慕的女子,李韺說,有過。洪樂瑥誤以為他說的是嘏妍,便告訴李韺,自己因為不知道他的心意而總處在不安中,並搶先說自己的心並不以屬於李韺。
  金兵沿從金家人的手上救下了洪樂瑥的義父,義父告訴他,洪樂瑥就是洪三郎,他聽說洪樂瑥被拉到宮裡做了內官。金兵沿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李韺見到洪樂瑥,為她戴上了永恆之鏈,並說洪樂瑥是自己在世界上最珍惜的女子。洪樂瑥震驚且欣喜。

雲畫的月光第9集劇情介紹
  打開心門的瞬間——
  選擇面對洪樂瑥變俏佳人
  李韺對洪樂瑥情意綿綿地傾訴衷腸,要將她當成世上最珍貴的女人看待。幸福來得如此突然,洪樂瑥抑制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而剛剛得知洪樂瑥真實身份的金兵沿在外面看到了這一切,一時不知所措,匆匆離開。
  洪樂瑥難過地告訴李韺,自己雖然為女身,但從來沒有真正作為一個女子活過,以後也不可能以女子身份出現在公眾面前。洪樂瑥委婉拒絕,雖然李韺不明究竟,但他意識到,一條鴻溝橫亙在他們之間。
  金兵沿此刻心裡很亂,李韺和洪景來舊部都要自己追查洪景來女兒的下落,而洪樂瑥成了眾多聚集的焦點。晚上,他看著同樣無法入睡的洪樂瑥,問起了洪樂瑥的身世。洪樂瑥對自己早逝的父親完全沒有什麼印象,甚至連父親的名字都不知道。金兵沿問她還是那麼喜歡王宮嗎?洪樂瑥呆呆地不說話。
  張內官對於洪樂瑥要調去別處的請求非常生氣,成內官借此諷刺李韺代理朝政的失敗。張內官警告洪樂瑥,不要再輕舉妄動,不然她的行為對李韺將有很大影響。洪樂瑥誠惶誠恐地不敢再提調去別處的要求。
  金氏安排的人跪在殿外,要李韺恢復定期科舉考試的制度,金憲則在殿內對皇上施壓,李韺不為所動,但金憲的威脅又讓李韺父子並不安心。
  李韺看不到洪樂瑥在身邊伺候,便問張內官洪樂瑥的去向,張內官說洪樂瑥請求調離。洪樂瑥去看永溫公主,為她帶去了筆和紙。永溫公主在和宮女玩捉迷藏,洪樂瑥答應等她。李韺找到了洪樂瑥,問她為什麼躲自己,他希望與洪樂瑥的關係能更進一步,但洪樂瑥自知自己的女兒身入宮為宦已經有違法度,現在恢復女子身份與李韺相處更是妄談。李韺也根本無法面對這一切。
  永溫公主看到金憲,嚇得躲到廚房,卻被宮女鎖在了裡面。宮女們都找不到永溫公主,十分焦急,細心的洪樂瑥在廚房門口看到了自己送給公主的筆,打開了廚房的門,但永溫公主卻將進門的洪樂瑥看成了金憲,嚇得暈了過去。李韺回想從前永溫公主活潑開朗整天嘰嘰喳喳,但是一場大病之後,便不再說話。
  金胤聖要入宮,被金義教阻止,金憲將金胤聖叫到房間,金胤聖說自己其實覺得李韺的做法是正確的。但金憲卻說,正確的方法卻未必能讓百姓過得更好。金胤聖表示,總是擴充金家的勢力並不是讓百姓過得更好的方式,並借此提出不願與嘏妍家聯姻。面對孫子公然反對自己,金憲又驚又怒。
  嘏妍約洪樂瑥喝茶,告訴她自己是為了李韺而進宮,當她看到洪樂瑥手上帶著永恆之鏈,錯愕之下,告訴洪樂瑥手鏈的意義,洪樂瑥慌忙遮住手鏈,但內心對於李韺送給自己這條手鏈非常高興。
  洪樂瑥一直作為男孩子被媽媽養大,小時候每當她問媽媽自己可以當女孩時,媽媽一直讓她再等等,而洪樂瑥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李韺再去集市找丁若鏞,丁若鏞告訴他,百姓都在傳宮廷裡亂成一團的事情,並有儒生因為科舉制度被取消而整天痛駡李韺。丁若鏞以夫妻吵架的事情比喻科舉考試的存廢已經由原來的選拔人材的初衷變成了爭強好勝的現狀。一席話讓李韺醍醐灌頂。
  永溫公主還是默默地躲在角落不說話,洪樂瑥想讓她開口,便告訴永溫自己也有很多秘密不能對外人說,自己也想躲起來不想被外人找到。永溫雖然不說話,但她覺得自己面前的洪樂瑥是能懂自己的人。
  李韺找來金憲告訴他,科舉考試會按時舉行,這出乎金憲的意料之外。
  科舉考試上,出的考題是《朝鮮是誰之國》,當金家的考生們準備按照既定的答案答題時,李韺到場換了考題《為反對而反對,要怎麼說服》,李韺要大家暢所欲言,希望有人能以新奇的想法說服自己。這讓金家的考生們措手不及,而參加考試的鄭公子卻開始胸有成竹地開始答題。
  洪樂瑥一直躲著李韺,李韺終於在書庫找到她,他問洪樂瑥不和她在一起的自己會不會好。洪樂瑥則害怕李韺會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和攻擊。洪樂瑥將手鏈還給李韺,請求李韺放她出宮。李韺想不到洪樂瑥提出的第一個和最後一個請求竟然是放她出宮。雖然言不由衷,但也無奈答應。
  永溫一個人悄悄地來破落的房間裡,打開了衣櫃,想起當年自己捉迷藏躲到這個衣櫃裡,在衣櫃裡親眼目睹了金憲帶人殺死一個知道李韺母親冤死秘密的宮女。就從那次之後,永溫不再說話。
  大家都在找永溫,找到後,洪樂瑥問永溫為什麼要去那個地方,永溫寫話問洪樂瑥,她們什麼時候能自己打開門走出去。
  李韺說自己後悔告訴洪樂瑥自己知道她是女人的事情,這樣他就能把她留在身邊久一些,但他又希望洪樂瑥能留在自己的身邊,即使只是作為內官。
  鄭公子因考試合格被召進宮,他抱著不會被明溫公主認出的僥倖心理,與貼身奴僕在宮門口擁抱告別。明溫公主從寺廟回宮,從轎子裡出來的明溫已經減肥成功,變身成為一位美麗的女子,但公主不慎摔倒,已經認不出公主的鄭公子伸手要扶起她,卻被公主認出。鄭公子雖然覺得面熟,但還是覺得這個女子沒有明溫公主那種富態的美。
  雖然臨時變換了題目,但合格的33名考生中,還是有7人是金憲府上的人,李韺借機誇獎金家人才眾多。但也表示,以後就用這樣的方式來選拔人才。金憲有口難言。
  皇上自省,自己無法成事的原因就是因為眾多大臣中沒有自己的人,而如今李韺這種選拔的方式無疑為自己培養人才奠定了基礎。下一步,皇上計畫為李韺舉行國婚。
  永溫將洪樂瑥帶到李韺那裡,李韺當著眾大臣的面無法與洪樂瑥交談,但他做出了我愛你的手勢,希望她不要離開。這些手勢都是洪樂瑥教給永溫公主,而永溫公主又教給了李韺。兩個有情人完全不顧旁邊眾多驚訝的目光,熱淚盈眶。
  洪樂瑥看著女子的衣服,想起媽媽告訴自己,等她到了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時候,就能做一名女子。
  李韺在花園裡看書,對面走來一位美貌女子,正是著了女裝的洪樂瑥。李韺親昵地叫她“樂瑥”,兩人第一次以情侶的身份在一起。

▼歡迎加入《朴寶劍》的粉絲團

LINE追韓劇群組,歡迎加入

▼歡迎多多分享^__^


▼若有喜歡這篇文章 歡迎多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