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播放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雲畫的月光-線上看-緯來戲劇台-分集劇情-文字劇情-10-18集

雲畫的月光-線上看-緯來戲劇台-分集劇情-文字劇情
雲畫的月光第10集劇情介紹
  童話一般——
  幸福如小船在風雨中飄搖
  洪樂瑥告訴李韺,“樂瑥”是父親為她取的名字,意思是希望她能快樂地生活下去。
  清晨,李韺早早起床,等洪樂瑥進來伺候更衣。張內官帶著洪樂瑥走到門口,處於戀愛幸福中的洪樂瑥搶在張內官之前喊李韺起床,得到李韺允許後,更是迫不及待捧著衣物沖了進去。
  洪樂瑥伺候李韺穿衣,李韺一口一個“樂瑥”一口一個“樂瑥”地問天氣、問上朝準備的事情。兩人約定,在兩人獨處時,李韺就會直呼“樂瑥”的名字。
  金兵沿為了保護洪樂瑥,對洪景來舊部黑衣人謊稱沒有找到洪景來的女兒,隨後他試探著問如果找到洪樂瑥,他們會怎麼辦,黑衣人肯定地說,一定要將洪樂瑥變成他們的人。
  洪景來餘黨四處散發傳單,煽動百姓要推翻皇權。皇上驚恐至極,儘管李韺勸他注意身體,但是皇上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恐懼,要對洪景來的餘黨下狠手。李韺一邊擔心局勢一邊擔心父親的身體,他問金兵沿洪景來一黨的情況,但金兵沿還是對洪樂瑥的事隻字不提。李韺下決心要斬斷金憲、父親和洪景來之間的孽緣。
  金憲借著散傳單的事教訓李韺,讓他依靠自己才能取得天下太平,而李韺卻暗諷金憲一黨就是腳下的污泥。
  宮中展開大搜查,張內官告訴洪樂瑥,十年前起亂的時候就是有逆賊藏身宮中,所有被牽連到的人最後都難逃一死。聽到這話,洪樂瑥開始莫名地不安。
  晚上,洪樂瑥幫李韺鋪床,李韺一下躺在了洪樂瑥的腿上,洪樂瑥為了李韺安心入睡,便給他講美人魚愛上王子的故事。金兵沿在門外聽著他們甜蜜的話語,默默地走開。
  皇上夜不能寐,擔心這場浩劫會捆住李韺為君的手腳,就像現在的自己一樣一動不能動。他企圖用世子的婚事來安定民心,而他為李韺挑選的妻子竟然是趙嘏妍。
  李韺給以兵法見長的鄭公子左侍直一職。洪樂瑥進屋伺候,洪樂瑥與鄭公子兩人打了照面,都嚇了一跳。但他們都不敢告訴李韺相互認識的事情。出來後,鄭公子求洪樂瑥不要說出自己的事,兩人達成了共識。誰知,明溫公主出現,這時,鄭公子才知道那天在自己面前摔倒的就是明溫公主,一下子便藏了起來。洪樂瑥驚異於減肥後的公主竟然那麼美麗。公主走後,鄭公子出來,洪樂瑥擔心他們日後在宮中相見要怎麼辦才好。而鄭公子卻對暴瘦的公主心疼不已。
  李韺遇到曾經賣風燈的小姑娘,原來她是隨父親入宮送菜的,李韺將自己的糕點送給了小姑娘。
  皇上單獨召見趙禮判,要他把女兒嘏妍嫁給李韺當世子妃,並要趙氏家族站到李韺這一邊。而另一邊,聽到風聲的金家人也聚在一起討論對策。而金憲卻毫不擔心,他準備在選世子妃時做手腳。
  洪樂瑥爬樹摘柿子把腳崴了,陶內官他們好心將洪樂瑥架了回來,他們一路走著笑著,被李韺看到,氣不打一處來。李韺訓退了陶內官後,質問洪樂瑥怎麼能隨便與別人勾肩搭背還對別人笑,最後他命令洪樂瑥不許再受傷也不許對別人笑,並以吻代罰。
  嘏妍聽說皇上要自己嫁給李韺,欣然答應要嫁給他幫助他。父親提醒她,如果被金家從中作梗而不能嫁入宮,那她只能一輩子獨守空房。嘏妍堅定地說即使那樣,自己也不後悔。
  洪樂瑥腳腫得厲害,李韺讓她坐著等自己回來。然而,他卻被皇上叫去告知國婚的事情,他求父親收回成命,皇上不允。李韺堅定地表示,自己會有自己的方式來培養自己的勢力,但不是通過聯姻的方式。
  皇后金氏聽說李韺結婚的事,擔心自己肚子裡的孩子再也沒有攬權的機會。金憲卻以她的身世低賤為威脅,要她安心生孩子,不要再做其他的事情。
  李韺與金兵沿練劍以發洩心中的怒火,突然他想起一直在等自己的洪樂瑥,急忙趕到洪樂瑥那裡,天色已黑。他背著洪樂瑥,又問起美人魚故事的結尾。當他聽到王子與別的女人結婚,美人魚永遠地消失了,心中一沉。他背著不明真相的洪樂瑥來回地走,以求這一刻的幸福能再長一些。
  宮中的小屋裡關著一個懷孕的宮女,每天都有人來給她送吃送喝。這天,皇后金氏也到小屋裡看這個宮女。皇后當時懷孕時,已有醫女告訴她這一胎是女孩,但她們在金憲面前謊稱腹中的是未來的皇上。皇后暗地裡養著這個懷孕的宮女,以期在生產之時換掉宮女的兒子。
  成內官告訴洪樂瑥,李韺所在的東宮將要辦婚事,這讓洪樂瑥大吃一驚,她終於明白了李韺問自己美人魚故事結局的真正意思。她一個人坐在樹下傷心,金胤聖正好路過,兩人聊天,金胤聖提到了李韺的婚事,看到洪樂瑥強忍著難過的表情,金胤聖體貼地離開,留她獨處。他還留有一絲幻想,等洪樂瑥在李韺那裡傷心過後,就會來到自己的身邊。
  丁若鏞被李韺封官入宮,李韺要求他任何時候都要說真話,教導自己監督自己。李韺告訴丁若鏞自己有一個喜歡的女人,希望丁若鏞能幫助自己。
  洪樂瑥去尚膳處送帳本,看到桌上繡著花的手帕,心中一動。尚膳驚訝她知道手帕上的鷺蘭花,洪樂瑥說那是自己媽媽最喜歡的花,尚膳說自己一個朋友身上就帶著這個繡花的香包,說是分開的妻子給他的。洪樂瑥走後,尚膳想起曾在牢中問過洪樂瑥的年齡,並得知她的父母在十年前的暴亂中死去。
  賣風燈的小姑娘被士兵搜出洪景來餘黨散發的傳單被抓走。金兵沿看到後,回憶起自己的父親就是因為向饑餓的百姓施捨食物而被當成與暴徒串通。當時,金兵沿就躲在一邊眼睜睜地看著父親被宮裡的士兵殺死。
  李韺向父親為小姑娘求情,皇上如驚弓之鳥表示絕不放過一切會發生暴亂的可能。
  金胤聖去找李韺,告訴他自己愛洪樂瑥,所以不會袖手旁觀洪樂瑥在李韺這裡受到的委屈。
  洪景來舊部找到了洪樂瑥的下落,他們用刀指著金兵沿,金兵沿請求他們放過洪樂瑥,一席話引得黑衣人震怒,舉刀要殺金兵沿。這時,黑衣人被喝止,尚膳出現在金兵沿的面前,而他也正是當年收留金兵沿的那個人。尚膳就是一直潛伏在皇上身邊的洪景來舊部——白雲會的首領。他對著眾人宣佈,洪景來的女兒將會出現在白雲會匯合之時。
  李韺去見洪樂瑥,他心疼地問,為什麼知道國婚的事情也要強顏歡笑。但他告訴她,自己找到了兩人在一起的方法。
  洪樂瑥按照李韺的安排見一個人,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出現在她面前的竟然是尚膳,而尚膳更是叫出了洪樂瑥的名字。這時,李韺到來,問尚膳如何得知洪樂瑥的本名……

雲畫的月光第11集劇情介紹
  約條——
  母女雖相見情況更加複雜
  雖然知道自己也許是個不平凡的人,但洪樂瑥聽到自己的本名從尚膳口中叫出還是嚇了一跳。李韺隨後出現,他問尚膳如何得知洪樂瑥的本名。
  尚膳理了理思路,告訴李韺洪樂瑥小時候曾與自己見過面。李韺不依不饒,又將尚膳帶回自己的房間,繼續追問尚膳與洪樂瑥小時候有什麼交情,為什麼要以這種方式見面。尚膳解釋自己曾受過洪樂瑥母親的恩惠,所以曾想將洪樂瑥放在身邊撫養,但後來卻失去了聯繫。李韺以問尚膳是否知道洪樂瑥的女子身份,並請求作為內官總管的尚膳對洪樂瑥多加照顧。從李韺處出來後,尚膳對於一臉迷惑的洪樂瑥只說了一句,以後自己會找她的。
  李韺告訴洪樂瑥將在幾天後再約丁若鏞見面,並在洪樂瑥面前誇丁若鏞是位學識淵博的人,但除了醉酒後很不像樣。洪樂瑥聽到李韺說丁若鏞醉酒後的樣子,隨口說了一句,這個人跟自己的爺爺非常想像,爺爺也是喝醉後連村裡的狗都怕他。
  李韺看著洪樂瑥開心的樣子,情不自禁地在她的額頭上點了點墨蹟,對洪樂瑥說,自己之前已經點中了她,現在這個墨蹟也是自己選中她的心。這讓洪樂瑥哭笑不得。
  尚膳提醒金兵沿,讓他不要忘了,他的家是被誰拆散家人是被誰殺掉的。自己服侍了李家三代群主,最後都是以失望告終,所以在他看來,李氏王朝氣數已盡。他問金兵沿,洪樂瑥是不是對十年前的暴亂一點印象都沒有,金兵沿說,洪樂瑥好像不知道那場暴亂。
  宮女給皇上試菜,卻發現菜中有毒,皇上更是驚恐萬分。追查下去,卻發現賣風燈小姑娘的父親嫌疑最大,但他們父女倆已經不知去向。
  在大臣的要求下,小姑娘和父親被抓了回來。上朝時,金氏一族給小姑娘安上了一個“污辱王室”的罪名要求李韺對她做拷問。李韺要求他們拿出證據,金氏卻說正是為了收集證據,才會提出拷問小姑娘。李韺去牢裡看賣風燈的小姑娘,小姑娘因為害怕一直在哭。李韺想起,小姑娘曾經告訴自己,她相信皇上是位為民著想的好皇上,而如今,這位好皇上卻因要平息自己的恐懼要殘害她。
  鄭公子捧著一個盒子,偷偷躲在明溫公主的殿外。明溫因為要保持體重不吃飯,一個人獨自蹓躂,卻發現了躲在暗處的鄭公子。看著說話結結巴巴、抖抖索索怎麼也打不開盒子的鄭公子,公主害怕得要命張口就要叫人,卻不小心踩了自己的裙子,當她要摔倒時,鄭公子摟住她的腰將她扶住,隨後她又倒在了腿被嚇軟的鄭公子身上。她訓斥鄭公子,要他永遠不得在自己面前出現,隨後匆匆走開。而鄭公子終於在明溫走後打開了盒子,裡面是他送給她的糕點。
  因為皇上被下毒的事情牽涉到內務府,成內官帶人查內侍們的物品,他搜出了洪樂瑥的那身女裝。
  金憲借下毒的事大做文章,要皇上儘快給李韺安排國婚。皇上說世子沒有結婚的想法。但金憲威逼皇上不可以聽從世子的意思。
  李韺想起小時候母后說希望自己以後可以成為耳聰目明的人,即使身居高位也能看清地位低下的人的狀況,聽清地位低下的人的心聲,守護自己的百姓。李韺問洪樂瑥自己到底應該相信誰?感覺很難的時候怎麼辦?洪樂瑥告訴李韺,自己的爺爺曾經說過,自己的心悲傷了才會懷疑一切。李韺要洪樂瑥用愉悅趕走他的悲傷。兩人深情對望,李韺的心平靜了起來。
  金憲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他約見趙禮判,告訴他因為世子要舉行國婚,所以金胤聖和趙嘏妍的婚事要往後拖了。趙禮判不置可否地看著他,金憲又胸有成竹地說,內定的人選一定是金家的人。金憲又問起皇上召見趙禮判的事,並威脅他,他只有兩條路可以選:要麼與自己聯手,要麼被自己控制。
  成內官將女裝呈給金皇后,早對洪樂瑥看不順眼的金皇后要在李韺的國婚之前檢驗洪樂瑥的性別,以達到讓李韺出醜的目的。
  洪樂瑥知道李韺為皇上被下毒的事憂心忡忡。她問平時自稱對毒物頗有研究的陶內官,陶內官聽說,銀筷子試出了菜中有毒,但當時那些剩的飯菜拿去喂禽獸後,禽獸都沒有中毒跡象。陶內官當著李韺和洪樂瑥面,將當時遇毒發黑的銀筷子和銀勺子放入皂莢水中,便能將黑色輕輕抹掉,而銀器遇到真正的毒物變黑後是洗不乾淨的。因此,陶內官斷定,食物裡沒有毒。
  李韺去農家藥店找丁若鏞,進門時恰好遇到了正要出門的洪樂瑥的母親,李韺看著她的背影很久。李韺告訴丁若鏞皇上被下毒的事,要丁若鏞儘快幫自己查清下毒事件。
  洪樂瑥被帶到金皇后的面前,金皇后要扒開她的衣服鑒別男女,洪樂瑥驚恐至極。
  李韺花園裡遇到嘏妍,嘏妍問他,是不是因為他們第一次見面時自己太放肆,導致李韺一直對自己沒有興趣。李韺卻稱自己心裡有人。當嘏妍想知道誰是那個女人時,張內官跑來拉他去金皇后處。金皇后當著李韺的面捏住洪樂瑥的臉,稱這張臉比丫頭再像丫頭,並向李韺展示了洪樂瑥的女裝。她問洪樂瑥為什麼會有女人的衣服,並讓洪樂瑥自己脫掉衣服。李韺出乎意料地要洪樂瑥聽皇后的話脫衣服。當皇后動手要扒開洪樂瑥衣服時,尚膳到來,稱洪樂瑥在入宮前經過嚴格檢查的,並說檢查時成內官也在場。他奉勸皇后作為一國之母,又在懷孕期間,不能隨便看一個男人的身上裸身。李韺繼續慫恿皇后脫衣。皇后思慮再三,不甘心卻又不得不停手。
  金兵沿回來,發現李韺守在睡著的洪樂瑥身邊,李韺難過自己總是讓洪樂瑥因為自己而被為難,他感謝金兵沿一直在幫他。金兵沿約金胤聖出來,金胤聖說自己曾經和李韺親如兄弟,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有了隔閡。當他說到自己喜歡洪樂瑥時,金兵沿讓他將這份感情放在心裡。但金胤聖卻說,自己這一次絕不放手。
  丁若鏞入宮,找洪樂瑥問路,他們相視覺得對方眼熟,原來丁若鏞就是洪樂瑥口中的爺爺。當年官兵追殺洪家母女時,是丁若鏞保護了她們。
  李韺再次奇怪丁若鏞和洪樂瑥為什麼會認識,洪樂瑥才知道,李韺說有辦法讓他們在一起的人就是爺爺。
  丁若鏞察看了當日皇上用的菜後,指出了三菜就是罪魁禍首,三菜中含有硫磺,會導致銀筷子變黑,所以皇上不是被下毒。為了證明三菜無毒,丁若鏞大口大口地吃下了三菜。李韺終於放下了懸著的心,但丁若鏞隨即懷疑為什麼有人會利用此事大做文章。原來這是金家的人搞的鬼,他們指使宮中的醫者都不許說出真相。
  李韺親自去牢裡放人,小姑娘這才知道他竟然是世子。李韺向她道歉,並請她看著自己能不能將國家治理好。
  洪樂瑥向丁若鏞打聽母親的消息,丁若鏞並不告訴她,只說下次可能會有好消息。
  皇上和李韺談國婚的事,再次遭到李韺的拒絕,皇上說,這些年來自己一直都活在恐懼中,他求李韺與嘏妍成親。
  李韺到了書庫,看到正在發呆的洪樂瑥。洪樂瑥和李韺在東宮和資泫堂之間一趟一趟地走,洪樂瑥終於說出讓李韺接受國婚的話。看著李韺生氣地走掉,洪樂瑥淚流滿面。
  李韺回想起自己就他和洪樂瑥的事請教丁若鏞時,丁若鏞反而以洪樂瑥需要的人不是李韺為由,阻止李韺與洪樂瑥之間的感情。
  李韺次日清晨去找丁若鏞,請他幫洪樂瑥找到她的母親,但丁若鏞卻不能確定她們母女見面對洪樂瑥是福是禍。
  傍晚,李韺問洪樂瑥,告訴她賣風燈的小姑娘希望做一位好君主。他問洪樂瑥願不願等到自己建成新國家的那一天。但他告訴洪樂瑥,如果有一天她面臨艱難的選擇時,洪樂瑥一定不要選擇自己這一邊。雖然並不能十分理解李韺的真正意思,但洪樂瑥還是答應了他。
  李韺告訴洪樂瑥,幫她找到了她的母親。夕陽西下,母女相認,兩人摟著久久不能分開,不管福禍,享受這一刻就好……

雲畫的月光第12集劇情介紹
  信任會成為命運——
  身份曝光殺戮不可避免
  其實當天早上李韺去找丁若鏞提出讓洪樂瑥和她母親相見時,丁若鏞便提醒李韺,如果她們母女兩人相見,可能會給李韺帶來極大的麻煩。所以他勸李韺隱瞞這件事情,就能和洪樂瑥一起開心地在一起。但不捨得洪樂瑥難過的李韺卻不管自己可能會遇到什麼樣的困境,都要讓洪樂瑥和母親在一起。
  母女相擁而泣,李韺感動得熱淚盈眶,而丁若鏞卻憂心忡忡。
  看著穿著內官衣服的女兒,洪母知道女兒這麼多年一定過得很辛苦。但洪樂瑥卻輕描淡寫地略過自己的苦難,只說世子對自己很好。當母親知道帶她來與女兒相見的人是世子時,不由得擔心起來。李韺告訴洪母,自己將會給洪樂瑥簽出宮令,她們母女將很快會在一起生活。洪母什麼也不能說,只能鞠躬表示謝意。
  李韺與洪樂瑥同騎一匹馬離開,兩人親密的樣子讓洪母更加不安。丁若鏞說,剩下的就是洪樂瑥自己的選擇,洪母激動地說,洪樂瑥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無論宮裡還是世子身邊都不是洪樂瑥該呆的地方。
  半路上,下雨了,洪樂瑥要去買傘,李韺卻拉起了她的手走進雨裡,並伸出手為她擋雨。
  金兵沿按尚膳的要求,悄悄地將帳本放在李韺的桌上,還沒來得及出去,李韺和洪樂瑥就進了屋。洪樂瑥為李韺擦臉,李韺卻將洪樂瑥抱在身上坐著為她擦臉。這種幸福的感覺突然讓洪樂瑥特別不安,現在無論她在宮裡還是在宮外都有想在一起的人,這讓她想想都覺得開心,但她害怕自己是在搶別人的幸福,更害怕這份幸福會很快被搶走。
  金兵沿向尚膳覆命,他對於尚膳的行為不能理解,但尚膳卻說,就是要讓宮裡的人知道,他們時刻在接受百姓的監督和審判。尚膳還準備在一個李韺無法插手的時機將一切真相告訴洪樂瑥。金兵沿知道洪樂瑥的痛苦日子即將來到,但又無能為力。
  李韺收到了奏摺告發金義教買官賣官,金家人表示這些都是沒有根據的污蔑,但李韺卻拿出了金兵沿偷偷放在他桌上的帳本,上面將與金義教有賄賂往來的人全部的記錄,而這些記錄經查都屬實。李韺當場將金義教罷職,並要將之前説明隱瞞的人員全部查出來予以嚴懲。
  金義教找金憲,告訴他帳本就是在上次金家遭竊時丟失的,但金家人不能理解的是洪景來餘黨偷走的帳本為什麼會在李韺的手上。這時,家裡派出的探子七星回來報,給自己提供情報的人已經被殺,但他也查到洪景來的孫子名叫洪樂瑥。
  金胤聖一大早找李韺,要彙報國婚初選女子的情況。張內官告訴他,李韺在書庫。李韺在看書,發現洪樂瑥趴在桌上睡著,便用書幫她擋光。金胤聖進來看到兩人正在柔情蜜意,準備離開時,聽到洪樂瑥在給李韺描述自己的夢時,自稱叫“樂瑥”,不由地停下腳步。
  金義教被罷免,心中不忿,他與金根教商量著要給李韺一些顏色看看,他拿出了洪黨的面具,讓金根教找一些殺手,戴著這些面具去李韺所在的東宮,準備一石三鳥。
  鄭公子又抱著食盒給明溫公主送吃的,卻不想迎面撞上了明溫。鄭公子再次語無倫次,最後終於說出自己難忘公主殿前那位美麗的女子,明溫卻以為他說的是月熙。明溫看到鄭公子掛在門上的食盒,鄭公子解釋,那是那個美麗的女子喜歡吃的東西。明溫打開發現竟然是自己愛吃的糕點,剛要吃又發現自己的失態,便說月熙並不喜歡吃這些。說著便咽下口水狠下心把食盒還給鄭公子,讓他帶走。
  尚膳找到洪母,救洪母幫他再次起義。但考慮到女兒的安危,洪母斷然拒絕。
  李韺去找金兵沿沒找到人,但無意間在他的房間裡發現了刺客的面具和一件血衣。不由地記起那次在大街上遇到他被追殺的情景。李韺只問進來的金兵沿是不是哪裡受傷了而不提面具的事,金兵沿不敢說出實情,只說自己是在訓練場上訓練新兵受傷了,但李韺查到金兵沿根本沒有去訓練場。
  金胤聖路遇七星,七星告訴金胤聖,自己正要去稟報洪樂瑥就在宮裡。隨後金胤聖殺了七星,取走了有洪樂瑥的身份資訊的信件。
  金胤聖找到李韺,要他將洪樂瑥送出宮。但不知洪樂瑥身份的李韺拒絕金胤聖的建議。但金胤聖告訴李韺,洪樂瑥在他身邊會給他帶來危險,但李韺問金胤聖什麼危險時,金胤聖欲言又止。
  入夜,一群戴面具的黑衣人入東宮,他們殺了李韺殿內外的人,並將劍架在洪樂瑥脖子上,與李韺對峙。剛剛勸說李韺無效的金胤聖剛出門便發現不對,想起殿裡的李韺和洪樂瑥,又折返回東宮。
  李韺赤手空拳解救洪樂瑥。與此同時,金胤聖破門而入。他們二人與黑衣人廝殺起來。金胤聖為了救李韺,不惜徒手握住刺向李韺的劍。為了救洪樂瑥,李韺身中數劍。即將倒下的時候,李韺看到刺傷自己的人和金兵沿很像,傷心地以為他就是金兵沿。但金兵沿及時趕到殺死了那個黑衣人,李韺心結解開卻傷到人事不知。
  皇上召來金憲詢問刺客的事,戰戰兢兢。但金憲以不能動搖民心為由,不讓皇上張揚此事,並答應會調查清楚。一邊的尚膳冷眼看著他。
  金憲擔心金義教謀劃的這場刺殺沒有將後事處理乾淨。金義教口上說處理乾淨了,但心裡也在擔心最後逃走的那名刺客不知所蹤。
  李韺傷得太重,洪樂瑥想去探望不被獲准,她找太醫打聽李韺的傷情,卻被太醫訓斥。洪樂瑥只好暗暗地為李韺祈禱。她一直害怕的事終於發生——幸福終於被奪走。
  李韺終於醒來,他第一時間回到東宮,看到在自己房間外等待自己回來的洪樂瑥,他將洪樂瑥攬入懷中。
  洪樂瑥出宮看母親,李韺讓她天黑之前就要回來。但他們不知道,洪母已經整理好行李,要帶洪樂瑥遠遠地離開。洪樂瑥開開心心地到了母親的門口時,聽到母親和丁若鏞的談話,得知自己竟然是洪景來的後代……
  已經三更,洪樂瑥沒有回宮,李韺到院子裡等她回來。等了很久,洪樂瑥終於出現在他的眼前……

雲畫的月光第13集劇情介紹
  多情地,再見——
  樂瑥身份曝光無奈不告而別
  洪母擔心女兒在宮中處境危險,要儘快將洪樂瑥帶出宮,但她和丁若鏞的談話被門口的洪樂瑥聽到,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洪樂瑥一時無法接受。聽了母親的敘述,洪樂瑥終於知道自己自小到大為什麼沒見過父親,不知道父親是誰,從未穿過女裝。母親讓她不要恨父親,因為父親造反也是為了讓百姓能過上更好的日子。洪樂瑥要回宮與李韺告別,再和母親離開,但母親怕她出危險,不敢讓她回去。
  當洪樂瑥出現在李韺面前時,李韺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當被擁在李韺的懷裡時,洪樂瑥心如刀割。
  清晨,洪樂瑥一個人伺候李韺起床。為了最後珍貴的相處時間,她請張內官將伺候李韺的所有事情都交給她一個人。她要和李韺一整天都寸步不離地呆在一起。李韺笑著看她一項項地說著自己的要求,最後說,不管洪樂瑥對他有什麼要求,他都會滿足。
  金義教無視李韺的罷免命令,在朝堂上說李韺被蒙面人攻擊自己很心痛。李韺不以為然地說,他被罷免還能站在這裡讓自己更心痛。金憲要為金義教說話,但被趙禮判當場反駁,讓眾人側目。眾臣子在金憲的帶領下,請李韺讓金義教複職。
  李韺得知蒙面刺客查不出來路,便猜測是洪景來的殘黨,且在宮內有內應。他的話讓一邊的金兵沿緊張起來。
  金胤聖手傷不便,手裡的東西掉了一地,洪樂瑥幫他撿起,他問李韺的狀態。李韺路過,告訴他自己很好。兩個童年的好朋友終於可以站在一起心平氣和地談話,雖然沒有冰釋前嫌,但是兩人已經在某些事情上達成了共識。
  洪樂瑥將整理好的書一一放好,並叮囑李韺需要注意的事項,但李韺卻讓她慢慢整理。洪樂瑥要把給李韺的睡前故事也整理成冊,但是李韺卻說可以隨時叫她說給自己聽。洪樂瑥從身後摟住李韺,李韺卻說他們可以長久地這麼親密。
  嘏妍告訴洪樂瑥,自己將會隱藏真心留在李韺的身邊,即使不是他最愛的女子,但她一定會盡全力幫助他。看著勇敢的她,想想身不由己的自己,洪樂瑥告訴嘏妍,李韺在書庫。
  嘏妍找到李韺,告訴他,自己可以成為他的同幕,利用自己的家族和國婚的機會幫助他大展宏圖。李韺將信將疑地問她,自己其實一點愛也不能分給她的。嘏妍假稱,國婚是場交易,這也是為了自己家族能飛黃騰達。
  與此同時,金胤聖急切地要洪樂瑥離宮離開李韺。洪樂瑥卻說,自己會離宮,但讓金胤聖裝作不知道自己的事,以免招來麻煩。
  派出去的蒙面刺客中的一個倖存者被東宮所抓,金義教和金根教以及金憲都是緊張至極。
  鄭公子告訴李韺,洪景來餘黨白雲會作案時戴面具都會留下“雲”字作為標記,而襲擊東宮的蒙面人卻什麼都沒有留下。這時,金兵沿見李韺,要他和自己去一個地方。
  金義教到大牢裡見被抓來的刺客,以他家人的安危做威脅,逼他承認是受白雲會的指使。金憲金義教金根教三人現場看著對抓來的刺客用酷刑,刺客看到金家人卻不敢指認。這時,李韺和金兵沿到了現場阻止用刑。刺客招供自己是白雲會派來的,宮裡有白雲會的內奸,洪景來殘黨和他的女兒正在預謀一場巨大陰謀。他正要說洪景來的女兒是誰,金憲卻拔劍殺了刺客。面對李韺的指責,金憲反諷他猶豫不決,李韺氣急,拔劍對準金憲。金憲卻說,自己是在果斷處理謀逆之人。金兵沿拉住李韺的手勸他收劍。
  洪樂瑥吃飯時聽說,刺客招供自己是洪景來殘黨派來的,還說自己傳言洪景來女兒在宮裡做奸細。雖然談話被張內官制止,但洪樂瑥知道自己在宮裡的日子不長了。
  明溫公主收到鄭公子的情書,情書裡畫著她胖時的樣子,落款的名字讓公主想起舊事。這時鄭公子出現在她面前。公主慌張地問,鄭公子喜歡的人是月熙,鄭公子一著急,拉著公主說話不利索,公主一掌打在他臉上,轉身就走,鄭公子終於被激出了一句完整的話——自己喜歡的人是公主。明溫呆住。
  金義教說可以查出七星生前見過的人,讓金胤聖有些慌亂,金憲讓他去向皇后問安。
  皇后關的宮女生了男孩,而皇后也有了要生產的先兆。金胤聖進宮後發現了被關的宮女,但他並不知道這背後到底是什麼樣的陰謀。
  皇上訓斥金憲殺了刺客的事。金憲卻呈上洪景來女兒是洪樂瑥的奏摺。一邊的尚膳聽金憲說出了洪樂瑥的名字,大吃一驚。他要金兵沿將洪樂瑥帶到白雲會的大本營。
  金憲家三人欲徹底搜出洪樂瑥,將她當成手中的王牌。這一切被金胤聖聽到。他匆匆出門,卻碰到金兵沿。金兵沿拜託他再次保護洪樂瑥,將她帶出宮到不被人知的地方。
  洪樂瑥守著睡著的李韺看不夠,李韺說明天還能看個夠,洪樂瑥含著淚說,要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李韺將洪樂瑥拉上床枕在自己的手臂上,說他們倆是幾個輪回都會遇到的緣分。看著李韺終於睡去,洪樂瑥吻上了李韺的嘴唇,然後萬般不舍地離去。
  清晨,李韺醒來,不見洪樂瑥。他問張內官,張內官卻說,自己一早上都沒見到洪樂瑥。李韺看到宮內的宮女在接受搜查,他問負責此事的金義教,金義教告訴他,洪景來的女兒名叫洪樂瑥。李韺呆在雨中。
  李韺去資泫堂,卻看到洪樂瑥的內官服飾疊放在床前,自己送她的情人手鏈也在其中。



雲畫的月光第14集劇情介紹
  霧路——
  李韺找到樂瑥跳進金憲陷阱
  洪樂瑥出宮,看到守衛查管森嚴,她硬著頭皮拿出通行符,金胤聖到達,指著她對守衛說是自己的侍從,才逃過了檢查。
  李韺問金根教向孩子甚至死人徵稅的事,金根教把責任全部推到具體辦事者的身上。李韺責令他立刻將多收的賦稅補償給百姓。這時,趙禮判建議用殺一儆百的方式避免此類事情再次發生。金根教則以國庫銳減為藉口阻止此種方式。李韺則順勢下達了大臣削減俸祿的命令。大臣們都勸李韺收回成命,但李韺卻說,身為國家根基的大臣出了這種錯誤,沒有資格拿國家的俸祿。
  洪樂瑥走後,李韺恢復冰冷的態度,沒日沒夜地做事,把張內官累得半死也擔心得要命。東宮的內官都開始想念洪樂瑥。
  鄭公子還是堅持刺客與白雲會無關。鄭公子提到金義教賣官所得的金塊蹊蹺地被已死刺客的哥哥拿去賭場。這時,義禁府來報,抓到了白雲會的人,李韺立刻去牢房,他看到一個女牢犯的側臉跟洪樂瑥很像,但仔細一看並不是,他長松了一口氣。
  洪母在繡鷺蘭花,想起在尚膳處看到的手絹,便問母親與父親相愛是怎麼樣的過程。原來父親並不是一個浪漫的人,但讓母親有踏實的感覺,而且他需要的不過是吃飽飯有屋子住。
  尚膳奇怪地問金兵沿洪樂瑥失蹤的事情,他雖然懷疑金兵沿對他有所隱瞞,但並不點破。只說洪樂瑥目前的身份只有呆在白雲會才最安全。
  李韺找來金胤聖,問他關於洪樂瑥的下落,但金胤聖卻隻字不提洪樂瑥的半點消息。回去的路上,李韺對向他行禮的嘏妍視而不見,嘏妍說如果自己也可以看不見或者假裝看不到李韺該多好。李韺反問只是一場交易,為什麼對自己的眼神充滿愛慕。嘏妍勸他,不要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晚上,皓月當空,李韺和洪樂瑥身在異處共同望著月光,滿滿的都是回憶。李韺曾在月光下告訴洪樂瑥,無論他們身在何處,就像月亮一樣,他們都是一樣相愛的人。
  皇后生產,皇上對孩子的早產很是擔心,而太醫還沒有到皇后處,便皇后身邊的人被攔住說孩子已經生了。皇后生下的是女孩,皇后失望之余,只能按原來的計畫換掉孩子。甚至在女兒抱走之前也不看也一眼。成內官將孩子悄悄送出宮,卻被金胤聖看在眼裡。
  金家人都為皇后生了男孩而開心,但金憲神色凝重。
  明溫公主裝作與鄭公子的偶遇,邀請他一起散步。她喊鄭公子德浩,鄭公子叫她明溫。兩個人情到深處,即將接吻時,明溫突然清醒,又甩了鄭公子一個耳光後逃掉。
  皇上告訴李韺皇后生下了男孩,但他不認為又一個世子出生是件讓人高興的事。李韺卻說,那個剛出生的孩子只是他的親弟弟,讓父親不要太擔心。
  金義教聽成內官說,洪樂瑥在宮內搜查時就跑掉了,聯想到她一系列反常的事情,金義教覺得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金義教看到李韺,問他洪樂瑥失蹤的事。李韺卻反問他金塊的事情。金義教和金根教擔心李韺會把刺客的事查到金憲的頭上,主動向金憲賠罪,不想卻從金憲處得知洪樂瑥的真實身份。金義教更是想起告訴李韺洪樂瑥的身份時,李韺面色蒼白的樣子。
  金胤聖去看洪樂瑥,兩人一起去看月亮,金胤聖給洪樂瑥一隻望遠鏡,可以把月亮看得更清楚。用望遠鏡看月亮,洪樂瑥腦海裡全是李韺關於月亮的話語,淚流滿面。
  李韺告知金憲,金義教必須對金塊事件有個明確的交代。但金憲卻偷樑換柱地將雇凶事件變成了重金換消息的事件,並指出洪樂瑥參與刺客襲擊事件,而且保證將洪樂瑥抓到李韺的面前。李韺心中有苦卻說不出。
  李韺一直心神不定,一邊擔心洪樂瑥的安全,一邊又設想洪樂瑥就是內奸。
  皇上皇后為李韺選妃。嘏妍面對皇上的提問,說自己只要對世子愛慕愛慕再愛慕就可以了,以愛慕的心容忍他輔助他。皇上龍心大悅,嘏妍毫無懸念地成了世子妃。
  母親告訴洪樂瑥城裡的禁婚令已經解除,世子妃已經選定。洪樂瑥一下手足無措起來。
  嘏妍到花園裡找李韺,李韺卻恍惚間將她當成了洪樂瑥。嘏妍表示自己會輔佐他成就太平盛世,而李韺卻告訴她這只是場交易,不用那麼認真,而且讓她以後不要再到花園裡來。
  洪樂瑥坐在草地上發呆,金胤聖找到她,洪樂瑥說,雖然金胤聖對自己很好,但自己總是忍不住問他李韺的情況,所以她讓金胤聖以後不要再來找自己。金胤聖的溫暖終於讓洪樂瑥無法抑制地哭了起來。金胤聖想為她擦掉眼淚卻又收回了手。
  雖然洪樂瑥已經答應自己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放棄自己,但如今她已不知人在何方。李韺想到她走前一幾天對自己寸步不離,心痛至極,想取下自己手上的情人手鏈,卻怎麼也摘不下來……
  一個男子自稱奉了尚膳的命令接洪樂瑥。洪樂瑥打開尚膳的信,信裡約她聊洪景來的事情。晚上,洪樂瑥在等尚膳的到來,誰知到來的人卻是李韺。
  這原來是金憲盤出的一步更大的陰謀——世子與逆賊私通。門內兩個有情人相擁,門外金根教則帶人包圍了小屋……

雲畫的月光第15集劇情介紹
  那一切似是而非的謊言——
  劇情反轉洪父離奇出現
  李韺和洪樂瑥分別收到信,李韺雖然知道是圈套,還是去了約定的地點。洪樂瑥看到來的人竟然是李韺驚訝萬分。兩個無奈的人深深地擁在一起。
  李韺問洪樂瑥對自己是不是真心的。知道自己身份的洪樂瑥哪裡還敢表明自己的真心。而門外,金憲布下的局正在收網。金兵沿提前進來帶走了洪樂瑥。當金根教帶人闖進屋子裡,屋裡只有李韺一個人。李韺稱,自己就是想來看看寫假書信設圈套的人。金根教不但沒有抓到世子與逆党共通的現行,反而被扣上誘引並誣陷世子謀反的罪名。李韺嚴厲地要他交出幕後的主使。
  金兵沿回來覆命,告訴李韺洪樂瑥被安排在了安全的地方,但他不告訴洪樂瑥的藏身之地。李韺想起,洪樂瑥臨走前對自己說,無論她身在何處,都不要好奇,聽到任何有關她的消息,都不要動搖,而她也會那樣做。
  皇后金氏假意關心嘏妍的生活起居,告訴她李韺一直拒絕選日子舉行國婚,並說那是與失蹤的內官有關。
  金兵沿被白雲會的人追問洪樂瑥的下落,但金兵沿堅稱不知道。尚膳說可以以他的名義給洪樂瑥寫信,這個人一定是身邊的內鬼,他一定不會原諒這個人。
  洪樂瑥與母親在小屋裡談論父親,洪樂瑥說父親做的是正確的事,是總要有人做的事。但母親卻說,自己討厭丈夫是做大事的人,而不是家人。
  李韺悄悄地查著書信的來源,一個宮女告訴他,讓自己把信放到李韺桌上的人自己從來沒見過,她也只是拿了錢辦事。李韺讓畫師根據宮女的描述畫出那個人。
  一直與金憲暗中有往來的就是白雲會的副使,他來見金憲卻被金憲懷疑會背叛自己。但他說,自己只相信錢,給錢就會做事。金義教給他田契,讓他找到洪樂瑥。
  金胤聖撿回了皇后生下的小女孩,並把她安排到了妓院請妓生代為照顧。妓生知道孩子是個孤兒後,便向金胤聖保證會把孩子好好帶大。
  金憲來看皇后和孩子,誇獎孩子漂亮。一邊的金胤聖卻話裡有話地問皇后是不是感覺幸福,引起了金憲和皇后的注意。
  副使帶人欲綁走洪樂瑥,被金兵沿阻止。副使逃走時,金兵沿隱約覺得此人很熟悉。跟蹤後,終於發現叛徒就是白雲會副使。副使卻反諷李韺如果知道身邊朋友一樣的金兵沿是奸細是什麼後果。痛苦的金兵沿正要狠揍他,宮內侍衛卻根據畫像來抓副使。
  李韺在朝堂上宣佈,襲擊東宮並寫假書信的人已經抓到,並且招供了是受人指使。金根教立刻請求由自己審訊犯人。但李韺卻準備讓犯人在所有人面前招供。恐慌的金義教和金根教商量著怎麼才能提前見到犯人。
  尚膳找到了洪樂瑥,他告訴洪樂瑥自己是她的父親的朋友,多年來一直找她就是想讓她完成她父親的遺願。但洪樂瑥說自己並不想做這件事。尚膳知道她是因為李韺而拒絕自己,他告訴洪樂瑥,李韺一天天推遲國婚,為了她寢食難安。他勸洪樂瑥,無論為自己還是李韺著想,如果理不清各種糾纏,就乾脆一刀剪斷。
  金根教金義教到牢裡準備見犯人,卻被李韺抓個正著,只好假稱自己是出於好奇才來的牢房。但李韺卻找到了他話中的破綻。被李韺步步緊逼,金家兄弟難受至極。但是李韺正準備當場審訊時,卻發現犯人已經死了。李韺懷疑是金家兄弟滅的口。
  金憲上朝時身著平民便服,而將官服和印章交給了李韺,以辭職欲證明清白。金義教、金根教也跟著要求被革職。眾大臣更是合聲要求明查此事。
  洪樂瑥成了全國的通緝犯,她在處境越來越艱難,李韺意識到,洪樂瑥遠走的日子越來越近了,他請金兵沿帶自己去見她。洪樂瑥則陷在尚膳的話中痛苦萬分。母親要和她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她們的地方,洪樂瑥收起淚水,微笑地答應母親,但她說在走前,要去見李韺,讓他在沒有自己的日子裡也能好好生活。
  金憲在金胤聖住所看到他畫的洪樂瑥多張畫像怒火中燒,金胤聖卻咬著牙說,金家一直利用有用的人、利用完就拋棄,甚至自己的親人兒女都不例外,自己對於爺爺勾勒的宏偉藍圖討厭至極,自己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即使卑微粗劣也再所不惜。
  在金兵沿的安排下,李韺與洪樂瑥相見,洪樂瑥忍著痛拔出刀對準李韺說出違心的話語。李韺拉過她的手,用刀在將自己手腕上的情人手鏈挑斷。洪樂瑥扔下了刀,李韺自知已經給她帶來太多傷害,只能承諾不會再見她。
  李韺和嘏妍,兩個各懷心事的人即將舉行國婚典禮。嘏妍臨行前,父親依依不捨地叮囑她在宮裡要步步小心,讓自己健健康康。張內官為李韺戴上禮冠,感慨時光飛逝。而李韺卻總是回憶起洪樂瑥幫自己戴帽子時的樣子。
  洪景來出人意料地出現在了洪母的面前。洪樂瑥在路邊看到官兵,嚇得趕緊跑回家,卻看到家裡亂七八糟,母親失神地呆在地上……
  李韺剛要上轎,張內官來報,皇上暈倒,洪景來被抓……

雲畫的月光第16集劇情介紹
  你所夢想的世界——
  李韺與洪景來談論嶄新世界
  洪景來找到洪樂瑥的母親,拉著她就要逃,但官兵已經包圍了小屋,洪景來囑咐洪樂瑥的母親藏好,自己出去被抓。
  皇上聽到洪景來還活著並被抓到,怒不可遏,十年的恐懼讓皇上難以承受,暈了過去。旁邊的尚膳也是腦子轉不過彎,不知道為什麼事情就變成了這樣。
  李韺聽到此事,迅速趕到皇上處。洪樂瑥聽到母親語無倫次地說父親被抓的事,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只能將母親緊緊地摟住。
  洪景來在囚車裡被遊街,引發百姓們的圍觀,尚膳與金兵沿在一邊確認了是洪景來本人後,尚膳準備殊死救出他。他去找洪樂瑥,洪樂瑥告訴尚膳她想回皇宮救出父親。尚膳擔心她會陷入危險,但她求尚膳讓自己見父親一面。
  皇上一直沉浸在恐懼中,金憲趁機讓皇上親自審訊洪景來,並將他處以斬刑。雖然李韺和趙禮判極力反對,但已經亂了分寸的皇上竟然同意要親審這個讓他害怕了十年的叛黨。
  深夜,金兵沿讓喬了裝的洪樂瑥跟著自己進宮,洪樂瑥才猜到金兵沿的身份。同時,李韺匆匆趕往監獄,要親自見洪景來。
  金兵沿在牢房門口把風,洪樂瑥去見父親,但洪樂瑥只來得及在牢房裡扔了一條繡花手絹便被聽到動靜的金兵沿拉走。剛出了監獄,他二人就碰到了金義教等人,並被認了出來。
  李韺到了牢中,問洪景來他的家人是否知道他被抓。洪景來說自己沒有家人。李韺又問,自己是否也是他剷除的目標。李韺說,因為他洪景來,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洪景來正色地告訴李韺,領導者應該為了百姓謀福利,而不是為一己私利,所以在他看來,領導者不應該由天定,而要由百姓選出來。李韺陷入了深思。
  金兵沿讓洪樂瑥在資泫堂呆到天亮再走。而此時李韺突然出現。李韺將她帶到一個資泫堂的閣樓裡當成她的藏身之處,並答應洪樂瑥,在獄卒交班時想辦法讓洪樂瑥與父親見一面。
  金義教向金憲報告看到了洪樂瑥在宮裡,金憲要在審訊洪景來之前抓到洪樂瑥。宮裡到處都掛上洪樂瑥的畫像,並再次掀起了大搜查,金胤聖遠遠地看到後異常緊張。陶內官看到畫像後,驚訝地發現昔日善良的洪內官竟然是個叛黨的後代,而且是名女子。嘏妍更是想不到被通緝的女子竟然是那個叫洪三郎的小內官。
  尚膳通知金兵沿幫助洪景來越獄的時間,並囑咐一定要保護好洪樂瑥。
  李韺回到殿裡,發現嘏妍在房內等他,便讓她下次再來找自己。失望的嘏妍看到李韺手上情人手鏈已經不見了,情不自禁地問他手鏈的去向。李韺說,自己將它放到了別處。嘏妍想著洪樂瑥和李韺分別帶著的手鏈,又想到李韺對洪樂瑥的緊張,才醒悟過來原來佔據李韺心裡的正是女扮男裝的洪樂瑥。
  洪樂瑥再次進入監獄,她見到父親拿著手絹,父親已經認出了她。父親抱歉因為自己讓女兒生活得那麼辛苦。洪樂瑥希望父親只以一個父親的身份留在自己的身邊。但父親卻說,自己不想平凡地過一生,自己想去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但聽到女兒叫自己爹,洪景來也潸然淚下。李韺站在一邊,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李韺帶洪樂瑥出去,卻被成內官看到,他急急忙忙向皇后報告。皇后要帶人去抓,剛出門,一直等在外面的金胤聖告訴皇后自己有話要說,是關於前不久送走的嬰兒,皇后與成內官十分惶恐。金胤聖以皇后的女兒在自己手中威脅皇后對洪樂瑥的事情不聞不問。
  洪樂瑥雖然不情願將李韺牽扯其中以身犯險,但兩人的命運早在相識之前就已經糾纏到了一起。兩人坐在資泫堂內深情對望,暫時忘卻了世間的紛繁。
  皇上再次惡夢纏身,他召金憲入殿,要提前提審洪景來。這讓尚膳措手不及,他告訴金兵沿白雲會副使死在牢裡的事是自己做的,如果在審訊場無法劫出洪景來,洪景來也只能和副使一個下場。
  李韺又去監獄裡問洪景來,百姓推舉出來的領導者是不是百姓的傀儡。自己想成為洪景來所說的那種王,但淩駕于百姓之上的王怎麼能由百姓選擇。洪景來說,百姓需要的領導者要有來源於百姓的政治,而像李韺這樣的王以為自己是太陽,自以為有著絕對的光芒,而不是與百姓平等的人。因為沒有一個能心甘情願放下的王,所以只有冒死用取締的方式來取代他。一席話讓李韺再次思慮良久。他告訴洪景來,不是只有百姓選舉的王才會珍惜百姓,自己夢想的世界與洪景來夢想的世界是一樣的,差距只是夢想與現實的差距。洪景來聽了這番話不由地對面前的年輕人刮目相看。李韺要在他結束審訊之後再來與他探討用不流血的辦法現實夢想的世界。
  皇上親臨審訊現場,尚膳陪在他的身邊。看到被綁在椅子上的洪景來,皇上還是驚恐萬分。金憲主持審訊,洪景來不承認自己的叛亂之罪,惹惱了皇上,要立刻給洪景來上刑。李韺看著被用刑的洪景來卻無能為力。與此同時,洪樂瑥被抓到現場目睹了父親的慘狀,卻也不敢出聲。洪景來說向百姓征重稅而填飽私囊的官員們和王,毀滅了嚮往的嶄新世界。皇上聽到些話氣急敗壞地要立刻將洪景來斬首。李韺要求父皇收回成命,說按照審訊的程式,也要等到審訊結束才能斬首。金憲卻質疑李韺阻止斬首是因為其他的原因,並指出李韺與叛黨之女私通的事已經傳遍宮中,他逼問李韺傳言是否屬實。說著就把洪樂瑥帶了出來。在場所有的人都驚訝地盯著這個女子,皇上更是不敢相信。金憲立刻把矛頭對準了李韺,稱洪樂瑥以奸細的身份留在世子身邊,而世子卻因愛慕樂瑥所以一直庇護著她。洪景來欲保護女兒,稱自己從沒見過一面的女兒並沒有罪。但金憲要李韺砍下洪樂瑥的頭以證明自己與叛黨毫無瓜葛。不明事理的皇上緊張地要手下殺了洪樂瑥。然而當侍衛準備拿刀成砍向洪樂瑥時,還沒等李韺拔刀保護她,侍衛就被另一隊侍衛殺掉。審訊場內立刻分為兩派,金憲的人和尚膳的人。金兵沿萬般無奈地將劍架在了毫無防備的李韺脖子上,以此威脅所有人收起兵器。
  雖然有過懷疑,但李韺還是想不到金兵沿會反戈……

雲畫的月光第17集劇情介紹
  為了開始的結束——
  皇后換子暴露李韺喝藥中毒
  金兵沿的劍架在李韺的脖子上,洪景來被救走,洪樂瑥隨之而去。金兵沿告訴李韺,他夢想構建的理想國家和白雲會想要構建的國家沒有區別,都在皇家和百姓之間的那堵牆後面。
  所有的宮中衛兵全部將箭頭對準了金兵沿。李韺意識到,只有自己才能救金兵沿,他要求金兵沿不要收回劍,以自己為質可以保命。但金兵沿收回了劍,倒在了宮中衛兵的刀下。李韺將奄奄一息的金兵沿摟在懷裡,告訴他,自始至終自己相信的都只有他一個人,金兵沿聽到這句話安心地閉上雙眼。早在元宵節放燈許願時,金兵沿就悄悄地放了一個燈,許下的願是“最後一刻隻希望是朋友”。終於他實現了願望。
  眾人扶著洪景來出宮,在宮門口被守衛攔住,尚膳出現,拿出權杖命令守衛放行。但眾人剛剛跨出宮門,追兵跟來。尚膳為了給洪景來等人爭取離開的時間,被殺身亡。
  金胤聖在張內官的幫助下幫金兵沿收屍,但他發現金兵沿的手指微微顫動……
  李韺成天混跡在妓房,不理朝政。金憲等人抓住機會要皇上廢黜李韺世子之位,並說李韺可能私通叛黨。儘管趙禮判據理力爭護著李韺,但終勢單力薄。
  李韺從妓房出來,看到成內官急吼吼地進了妓房。
  金憲問候皇后和小王子,話裡話外透出將要重新立世子的消息。皇后激動萬分。但金憲走後,皇后又開始擔心金胤聖口中的親生女兒。這時成內官回來,告訴皇后,小公主尚在人間,在妓房中被照顧。
  重傷的金兵沿被安排在丁若鏞處養傷,李韺去看他時,他尚在昏迷中。但丁若鏞卻說金兵沿在思考怎麼面對李韺。李韺說自己一直關注著金家出入的人員,並要丁若鏞準備好去填朝堂上的空缺。丁若鏞叮囑李韺,如果要捕獲大老虎,需要先斬斷其左右手,最後才能有機會將其斬首。
  李韺見到金憲,金憲趾高氣揚地說,對於李韺來說廢黜也許並不是個很壞的結果。李韺反擊,金憲在朝堂上絆住了自己的腳。
  洪樂瑥來找丁若鏞,要看金兵沿,金兵沿醒來,告訴洪樂瑥宮內的初雪很美。洪樂瑥喜極而泣。
  李韺到空了的資泫堂,回憶起三個人在這裡的快樂日子。嘏妍來找李韺,嘏妍說自己知道李韺的心上人是誰後感覺有些失落。雖然是以交易的身份嫁給李韺,但自己還是有了女人的小貪心。但無論如何,自己都一定會幫助李韺守住世子之位,自己將會在李韺身邊留到最後一刻。一席話說得李韺不由地重新審視這個女子。
  皇后去找金胤聖談小公主的事,但金胤聖讓她自己坦白孩子的事,不然就不會再有機會。此番談話被門外的金憲聽到,心中的疑惑得到證實。
  李韺等到了鄭公子,鄭公子稟報抓到了最後一個刺客。朝堂上眾臣正在彈劾李韺,皇上也沒有招架之力。這時李韺上殿,自稱在妓房和賭場傾聽百姓的聲音。金憲要皇上廢黜世子並放逐。李韺要大家一齊聽聽在妓房和賭場的故事。李韺拿出一疊閉著眼的男人畫像讓大家認,原來這些是襲擊東宮而被殺死的刺客。而這時,最後一名刺客被帶上堂,刺客指認金義教和金根教是幕後指使。李韺還查出了金義教和金根教給刺客們的田宅和銀兩,以及兩人的帳本。金義教還要狡辯,卻被李韺下令將他們兩人抓入大牢等候審訊。金憲看到這一切卻不動聲色。私下,李韺又拿出一個宮女的畫像給李韺看,說這個女子生了個兒子,但孩子不知所蹤。金憲雖然還是沒有說話,但知道李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皇后其實並不是金憲的親生女兒,她的母親是名妓女,自己在妓房長大。金憲收養她的目的就是讓她嫁給皇上為自己所用。皇后一直為自己秘而不宣的身世而羞恥。所以當母親來宮中看她時,她也沒有什麼好臉色。皇后直接問母親那個寄養在妓房的孩子。母親立刻猜到那個孩子是皇后的親骨肉,便說孩子被一個自稱是宮裡的人帶走了。皇后一下亂了陣腳。
  皇后看到嘏妍和一群宮女抱著個繈褓,嘏妍告訴她孩子是世子帶回來的,自己覺得可愛便求李韺後帶了回來。皇后看了孩子,緊張得不能呼吸。
  金兵沿康復,李韺來看他,感謝他守護了自己和洪樂瑥。李韺說,風波過後,他要把洪樂瑥接到自己的身邊,到時候他們三個人還可以在資泫堂一起聊天,這話被暗處的洪樂瑥聽到,溫暖地笑了起來。
  金憲問皇后為什麼要立不是血脈的孩子為王。皇后抵死不認換孩子的事,金憲卻提醒她如果不費心保守這個秘密,否則只有死路一條。皇后以自己的身世威脅金憲保她周全。
  金胤聖李韺這一對小時候的好朋友,最終因為身份不同而漸漸疏遠。和金胤聖想從金家的枷鎖中逃脫一樣,李韺也想從皇宮的牢籠中逃走。金胤聖鼓勵李韺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不要有任何顧忌。
  金憲再次想起八年前,算命先生的話——李韺雖然有帝王相但卻短命,而金胤聖卻有著賢君的相。金憲暗暗盤算,既然要顛覆李氏的王室血脈,乾脆就從金胤聖入手。
  嘏妍來見李韺,為他送來了緩解疲勞的藥,要他乘熱喝下。誰知李韺剛要喝,嘏妍突然發現自己手上的銀戒指被湯藥熏黑,便從他手裡奪下了藥,而李韺已經中毒倒下……

雲畫的月光第18集劇情介紹(大結局)
  雲畫的月光——
  李韺扳倒金氏成為一代明君
  在洪樂瑥的夢中,李韺割斷了手鏈,珠子散落一地……她醒來後,為自己在夢中見到了李韺而高興。而此時,鄭公子來找丁若鏞讓他入宮救治李韺,洪樂瑥聽到李韺中毒後癱軟在地。
  丁若鏞帶著洪樂瑥一起入宮。蒙面的洪樂瑥以醫女身份看到昏迷的李韺,只敢悄悄地流著淚撫摸他的手。李韺醒來,朦朧中看到蒙著面的洪樂瑥,這時嘏妍到來,洪樂瑥慌忙離開,李韺分不清剛才看到的臉是不是洪樂瑥。
  皇后得知李韺中毒,不知是福是禍。
  丁若鏞告訴醒來的李韺,湯藥本身沒有問題,毒被下在了碗的外面,因此,用銀勺試藥的宮女沒有中毒,而直接端碗喝藥的李韺會中毒,同時端過碗的嘏妍戴的銀戒指也會變色。好在李韺中毒不深,因此很快康復。李韺讓下面的人暫時封鎖自己醒來的消息。成內官向金憲稟報李韺中毒並奄奄一息的事情,並猜測世子可能活不了多久。
  嘏妍回想那個蒙面的醫女,雖然猜出她是洪樂瑥,但還是不敢相信。她悄悄地走近李韺的房間,看到洪樂瑥精心地照顧著還在昏迷的李韺。李韺醒來拉下洪樂瑥的面罩,果然是自己沒有看錯。洪樂瑥讓李韺裝作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這是她呆在這裡的唯一條件。李韺看到洪樂瑥的手腕上戴著被自己割斷的手鏈,答應她繼續裝作不知道洪樂瑥的身份,以留她呆在自己的身邊。嘏妍看到屋裡的一切,傷心至極。
  永溫公主和母親淑儀來看李韺,李韺問到淑儀自己母親被害死的情景。說當時母親喝了藥中毒,但最後檢查湯藥並沒有問題,隨後中宮殿中接連死了好幾個人。李韺認為給母親中毒和自己中毒情況相似,但雖然心中知道下毒之人是誰,但是沒有證據。永溫聽到李韺的話,緊張得不得了。
  皇后得知女兒在李韺的東宮,便讓成內官去抱出孩子,當她和成內官準備再次丟棄孩子時,李韺突然出現,要他們放下孩子,並讓皇后自己向皇上坦白換孩子的事情。但皇后狠下心,丟下孩子離開。這時,孩子哭了起來,皇后的心漸漸動搖……
  永溫一直發呆想著當年看到的恐怖一幕。洪樂瑥端藥路過,悄悄地告訴永溫自己是誰,問她有什麼煩惱。永溫要她幫自己一個忙,她帶洪樂瑥到當年發生命案的房間,看著自己曾經藏身的衣櫃瑟瑟發抖。當年在這裡被金憲殺死的宮女在死前曾把一封信塞到了衣櫃旁邊的地板下面。她哭著指導洪樂瑥拿出那封信。可是這一幕被金憲手下的人看到並稟報給了金憲。金憲要手下的人把洪樂瑥殺掉,一邊的金胤聖主動請纓。金憲不信他會殺了自己喜歡的女子,但金胤聖說這是奪取王位的第一步。
  洪樂瑥將信通過李韺轉交給了皇上,信中還附了一塊李韺母親的帶血的手絹。信是寫給李韺的,信裡指出自己拼死換來他世子之位,所以希望兒子能帶領朝鮮實現理想之國的夢想。
  金胤聖帶著殺手找到洪樂瑥,他把殺手一一殺掉,但自己也受了極重的傷。在洪樂瑥懷中,金胤聖叮囑她一定要幸福,然後閉上了眼睛。
  皇后告訴金憲,自己換掉孩子就是想幫金氏家族奪取王位,而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得到身為父親的金憲的認可和看重。但金憲對她這個妓生所生的女兒沒有一點點父女之情,他只要皇后心懷感恩保住皇后之位就好。
  這時,皇上和李韺進來,將信遞給金憲,質問他當年的真相。原來當年,金憲藉口李韺母親讀過西方教理的書籍,誣陷她帶著世子一起信奉邪教。威脅她讓出中宮皇后之位,以保李韺的世子之位。金憲尚未張口辯解,下人進來稟報,金胤聖被殺,希望全無的金憲再無還擊之力。
  最終,金憲、金義教、金根教被判斬刑,皇后被廢打入冷宮。被抓前,金憲最後走進了孫子金胤聖的房間,拿起了櫃子中的槍自殺。
  洪樂瑥因為為穩定王室和恢復名譽立下功勞,因此她所有的罪名都被赦免。
  嘏妍和父親主動找到皇上,要求收回世子嬪冊封,自己甘願從世子嬪的位子上退下來。嘏妍說本來自己以為只要守著李韺,就能讓他喜歡自己,但後來發現這根本不可能,因此自己不想成為李韺的累贅,只能退出。皇上心疼這個女子,便賜她自由之身。
  一年後,李韺正式當政,但他卻放著王座不座而只是坐在臺階上,取代金憲、身為領相的丁若鏞問李韺何故,李韺說希望大家都能明白自己想拉近王室與百姓距離的用意。
  張內官對著新內官訓話,這時陶內官等人再次在內官隊伍中發現一個面帶女相的內官,並對他們拋來媚眼。
  鄭公子花心思送給明溫公主99朵玫瑰,明溫嘴上說老套,心裡卻樂開了花。鄭公子趁機求婚,並願意為了公主放棄自己的仕途。
  李韺微服私訪,與民同樂。洪景來和金兵沿遠遠地看到歡樂的場面,兩人都為李韺這樣的明君當政而高興。
  身著女裝的洪樂瑥重操舊業,寫了《雲畫的月光》售賣,李韺到店裡搶下這本封面畫了自己的書。兩人散步時,洪樂瑥告訴李韺書裡說的是男主由性格乖張的世子最終成為明君,李韺卻說,她就是填充自己世界的所有快樂……(全劇終)
▼歡迎加入《朴寶劍》的粉絲團

LINE追韓劇群組,歡迎加入



▼若有喜歡這篇文章 歡迎多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