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播放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韓劇-Doctors醫生們-線上看-分集劇情-第11集-第20集

 韓劇-Doctors醫生們-線上看-分集劇情

Doctors醫生們-分集劇情-第1集-第10集
Doctors醫生們-分集劇情-第11集-第20集

第11集:智弘情場無措又痛失父親
  慧靜的話讓智弘反省。這時,慧靜接到了陳明勳的電話,智弘追上來後,慧靜轉身避開獨自去接聽電話。智弘等待了一會兒,悻悻地走了。他去看望父親的時候,父親說希望他能結婚,早點看到孫子,說著說著還流了淚,為安慰父親智弘偎到了父親的懷裡,父子靜靜相擁著體會著溫馨的親情。仁珠作為普通外科首席醫生,來國日醫院上班的第一天,前去看望做了手術的洪院長,遇到了正給院長量血壓的慧靜。倆人打了招呼。為搶救一個從樓梯上摔下來的女患者,慧靜和智弘緊急會診,但兩人見了面神色都不如往日自然,這時,仁珠也進來會診,智弘馬上笑容滿面地和她對掌問候,慧靜旁觀這一切,神色更加冷漠,然後借要準備手術走掉了。一直說妻子是上班時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表現十分悲痛恩愛的女患者家屬,趁人都不在,偷偷溜進了病房,露出了真面目。原來是妻子要離開他,他對妻子實施了家庭暴力。但醫院裡的醫護人員都以為他是超愛妻子的純情派,竟把他當做了擇偶的理想型。在工作時間的相處過程中,慧靜旁觀著智弘和仁珠之間的默契和輕鬆。慧靜依然在心裡賭著氣,但成熟了的仁珠不僅善良,而且變得細心,她為智弘分析慧靜出於愛他才有所謂“找事”的表現。慧靜聽金泰浩說了智弘暗中幫自己的事,再次體會到他的愛意。這次,她主動到智弘的辦公室,坦誠布公地談到了她的心結,她想要瞭解接受真實完整的智弘,而不是那個一直以來對自已只有付出的智弘。她希望智弘能有所改變。受到慧靜明確拒絕的允道不甘心認慫,他打電話給慧靜,表示要繼續追求她。智弘也獨自在家,想著該如何做出改變。陳明勳父親為了幫兒子對付洪院長,表面笑容滿面,暗中動著手腳。這晚,他搜查了洪院長辦公室,發現洪院長沒有全部交出陳明勳秘密資金的明細,居然直接沖到院長病房宣佈從此開戰,甚至他也會對智弘下手。洪院長又氣又急,再度暈倒在地發生腦栓塞,最終搶救無效死亡。智弘拚盡全力也無能為力。

第12集:慧靜智弘相知漸深
  由於父親突然去世的打擊,智弘再次回到了一個人做決定一個人負責的心理狀態中,他遠赴美國久久沒有回醫院,跟慧靜也沒有聯繫。允道跟慧靜溝通時才發現,慧靜居然也沒跟智弘主動聯繫。他不由得指點了她幾句,說慧靜不瞭解男人,如果是真愛,這是抓住他的最好時機。說完又後悔他為什麼要告訴慧靜這些。由於洪院長的去世,陳明勳的父親陳盛鐘如願以償地就任了理事長,兒子陳明勳成了院長。沒有人知道洪院長的突然去世跟他那晚的拜訪和發怒有關。智弘辦理完美國的遺產繼承事宜後回到醫院上班,他雖然還暗中關心著慧靜奶奶的事,但在面對慧靜時,卻沒有了往日的親昵感。這晚,慧靜送喝醉了的仁珠回家時,遇到了智弘。兩人總算坐到了一起,拋開誤解和心結,相互諒解,並再次恢復了親密關係。女患者的丈夫人前扮恩愛,使得女醫護們對他們的感情豔羨不已。人後繼續對女患者精神虐待。看著女患者的眼睛,智弘敏銳地感覺到有異樣的地方,他讓人引開女患者的丈夫,帶著慧靜剛跟女患者溝通了幾句,警惕性很高的丈夫就返回了,智弘假借要為女患者拍CT,才得以繼續溝通,得知所謂的丈夫竟是她入院的加害者,而且倆人並沒有真正結婚。女患者的父母一直以為女兒是失蹤了。員警來到時加害者及時逃掉了。然後又稍做偽裝返回醫院,趁女患者母親出去打水時溜進病房,掐住了女患者的脖子。幸虧慧靜及時發現,制止了暴行,才救下了女患者。女患者清醒後在慧靜的掌心裡寫下了謝謝。智弘和慧靜,兩個獨立慣了的人,現在相互適應著慢慢學會相互依靠,表達親密。智弘送慧靜回家後,慧靜注視著他離去的背景,又跑過去,從背後抱住了他。智弘喜歡這感覺,他覺得這是戀人能給的最大的幸福。

第13集:智弘涉足慧靜的人生
  慧靜在忙碌的工作間隙給智弘打了個問候電話,沒一會兒,本來休息的智弘就出現在她面前。看慧靜過於疲勞,智弘帶她在醫院院子裡散步、聽著音樂解乏。可惜在甜蜜浪漫的二人世界裡沒多久,慧靜就又接到了要做手術的電話。陳明勳表揚了神經外科,金泰浩說這是智弘的醫術高超,陳明勳卻強調這是智弘替奧運冠軍手術的行銷起作用了。話不投機,儘管得到肯定金泰浩的心裡也十分不快。神經外科的病人現在人滿為患,醫生們已快累脫了。總來醫院送餐的快遞小哥,帶著他的兒子來智弘這兒就診,他有兩個兒子,一個9歲的小陽,一個7歲的小月,小陽特別愛笑,十分可愛。小月現在走路有了問題。智弘看了孩子的情況後覺得不容樂觀。小陽實在憋不住尿了,跑了出去,路上連連摔倒了兩次,手機也摔落在地。瑞雨替他撿了起來,等著他出來後,領他回去找爸爸。看小陽笑得特別可愛,瑞雨就誇他。 可是小陽說因為愛笑自己很傷心。因為小月有病,自己心裡明明很傷心,臉上卻總是在笑。當小陽看見爸爸,奔過去找他時,又摔了一跤。瑞雨敏感地覺得小陽有問題,當允道經過時,她讓他過去,兩人一塊診斷。診斷結果小陽果然是患病了,允道和瑞雨兩人自鬧僵以來,也總算有了正常的較和諧的交流。智弘慧靜一起吃飯時,碰上了仁珠他們,智弘乾脆向他們公開了和慧靜的戀愛關係。仁珠說會為他倆守住秘密。崔強洙在網上發表的漫畫引起了轟動,不但要出暢銷書,而且還有節目組聯繫想要劉慧靜做節目。強洙怕被慧靜罵,拒絕了。後來他忍不住告訴了慧靜,慧靜果然不同意,特意交代他不要洩露自己的電話號碼。兩個兒子同時患病需要手術,快遞小哥負擔不起,只能先做了小月的,明年再做小陽的。為了扭轉醫院的聘用醜聞,陳明勳想說服慧靜去做電視臺的節目,並且當著瑞雨面,褒慧靜貶瑞雨。慧靜體會到瑞雨也有不易心有不忍,遇到智弘時心情才大好。而受 到打擊的瑞雨,去允道家門口等他,一見到他就流著淚摟住他,問我們倆為什麼就不行。允道還是拒絕了她,並勸她走出父母輩的陰影。智弘為慧靜精心準備了晚餐,慧靜還喝到了奶奶湯的味道,當得知智弘是從父親的湯店裡買來時,慧靜心情複雜。她一直討厭拋棄她的父親,拒絕見他逃避見他,可智弘卻跟那個人保持著聯繫。她該以什麼樣的心情對待智弘呢?

第14集:慧靜慧心救下快遞小哥
  為了慧靜,智弘想更瞭解她的傷痛所在。他去了慧靜父親開的奶奶湯飯。結果看到允道也在店裡,他在心裡還是沒有放下慧靜。智弘和金泰浩引進新項目來對抗陳院長他們準備開發的老人醫療專案。智弘一直對父親的突然去世心存疑慮,當晚的護理人員因為內疚來找他,告知了那晚陳理事長找 過洪院長。智弘去找洪理事長,他卻矢口否認那晚和洪院長的爭執,然後又辯解說最後和解了。智弘說如果父親不是含笑而去,我不會原諒。忠大受到實習醫生百般刁難以後,躲到順熙店裡幹活療傷。順熙看他可憐,將他帶回家裡讓他能休息一晚。偏巧這晚智弘順便也來家裡了,忠大怕他們發現,順熙只好讓他 躲在她房間不要出來。慧靜智弘發現門口居然有雙男鞋,順熙說話又十分奇怪,智弘猜她藏了什麼人。順熙也找藉口躲進自己房間不再出來。智弘去了慧靜房間參 觀,他想這樣做,因為他這是在一步步走進慧靜的世界裡。為了籌措兒子的醫療費,快遞小哥白天打工,晚上做代駕。醫院營業科通知他到醫院交這個月的費月。債主也催著他趕緊還錢,快遞小哥在醫院的衛生間裡洗漱換上乾淨衣服,望著鏡中的自己,咽著淚水給自己加油,笑著走進兒子們的病房。術後的小月又患上了腦積水,快遞小哥來醫院簽手術同意書,結果被營業科科長看見,急忙來堵他。慧靜為了不耽誤小月的治療,先幫無力支付的小哥簽了保證書。智弘因此到陳院長處申請改革醫院福利體系。快遞小哥去尋找社會支援的時候,發現了有個計畫孩子們可以得到援助,但前提是孤兒,他久久地看著那個計畫,掉著眼淚想著。慧靜在又一次目睹了快遞小哥被醫院催繳費用的艱難處境後,試圖幫助他。她打了電話給採訪過她的欄目組,有了解決費用的辦法,但慧靜打不通小哥的電話,於是留 言給他。原來小哥因為絕望,已決定用自己的死來換孩子們生的機會。幸虧慧靜發現端倪,她追上了樓頂,阻止了要跳樓的小哥。

第15集:救死扶傷智弘慧靜齊努力
  慧靜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服了快遞小哥。在這個過程中,很奇怪地,慧靜對自己父親的恨,也有些釋然了。經過節目組的安排,手術費成功解決了,小陽小月很快就可以出院了。慧靜在家裡發現了忠大,將他帶回了醫院。忠大重返醫院,大家都很高興。智弘和金泰浩作為醫院理事,成功簽署了六百億投資協定。在醫院理事會上,當陳明勳又提出建立增加利潤的老人醫療中心時,智弘和泰浩則提出要擴大醫院的福祉制度。因為他們引進了有助於醫院發展和品牌化的巨額投資,得到與會者們的贊同。陳明勳輸了這一局。陳明勳打電話給瑞雨,瑞雨見是爸爸的電話,不想接。陳明勳讓瑞雨媽媽打,瑞雨媽媽拒絕了。陳明勳只好親自去找她,見了面後他責問瑞雨怎麼不早點告訴他,智弘他們做的事。瑞雨說我來醫院不是做您間諜的。瑞雨的頂撞使陳明勳大為光火,他抬手給了她一耳光。允道回到已經不像是自己家的家。瑞雨也來了,她藉口有急診不想回家要在這裡留宿,允道叔叔和仁珠也齊齊地坐在沙發上,鵲巢鳩佔,允道只好去了智弘的家。車 禍緊急送來的女患者,腹中有已20周的胎兒。智弘見病情做手術已無好轉可能,於是通知了家屬,並說胎兒也無法保證。她的丈夫抱著不切實際的希望,想讓做手 術,智弘從專業角度出發,還是拒絕了。慧靜卻持跟智弘不同的看法。她認為醫生不能只從醫生角度,也得從患者角度考慮問題。慧靜甚至向智弘要求由自己來做這 個手術,智弘說那得從專業角度先說服他。議員打高爾夫球時不小心扭傷了腰住院,陳明勳對他照顧有加。議員對智弘和慧靜慕名已久,於是陳明勳叫兩人一道來治療議員。智 弘還是受到了慧靜的影響,去急診室看望患者。患者丈夫活不下去了的話,使智弘想起了父親臨去世前那一刻的自己。他們為患者進行了手術,手術很成功,胎兒保 住了,但患者的情況有待觀望。一周後,智弘再次確診了患者處於腦死亡狀態,其它臟器的功能也會逐漸停止。慧靜也痛苦地看到了,奇跡沒有發生。智弘通知了患 者丈夫,現在胎兒離開母腹就會死,只能靠生命維持裝置延長妻子的生命狀態,讓胎兒繼續發育直到可以人工分娩。



第16集:議員病發慧靜受懲戒
  崔強洙因為婦產科的人嘮嘮叨叨地指責他,本來就處在疲勞極限的狀態,終於忍不住爆發,一頭撞過去,對方鼻血長流,告到智弘處。智弘認為這種反應是合理的。允道平常對陳明勳的電話,也總是不願意接。他希望自己能專注于醫生事業。陳明勳說下次會議讓允道做醫院理事。允道對此沒什麼興趣。車禍患者的丈夫非常後悔沒能及時對妻子說出我愛你,他本來準備婚禮現場說的。他的話觸動著智弘,智弘找到慧靜對她說出了這句重要的話,慧靜張開雙臂迎接他,智弘撲過去摟住她,緊緊地摟著,像摟住了整個世界。瑞雨跟皮榮國再見面的時候,都有些不自然。瑞雨對皮榮國說希望繼續做朋友。皮榮國同意了保持距離,但瑞雨又有點不甘心了。慧靜再次找金賢治要當年的麻醉記錄,她並沒有放棄當初進這家醫院的初衷,查清奶奶的死因。金賢治這次答應她考慮一下。值班醫生們對允道使用了激將法,故意告訴他智弘有多和善多親民,反諷允道一向過於嚴厲。允道聽了,為了平息他們的怨氣,也請了他們的客。VIP病房的議員總是有事沒事叫慧靜過去,慧靜的工作被打擾,心裡暗煩。為了保證手術過程中不被打擾,慧靜去找瑞雨幫忙照看議員。瑞雨也不想幹,又把這事托給了皮榮國。皮榮國由於下了夜班疲勞,又托給了剛想回來歇會兒的崔強洙。就在這時,議員突然頭暈呼叫,接到電話的崔強洙,一直強行靠藥物控制頭痛的他,恍惚著接了電話,清醒過來後就忘掉了。最後,議員暈了過去。智弘和慧靜趕到了為議員做手術。陳明勳擔心消息擴散對醫院不利,他放下了手頭正研究著的針對智弘和慧靜的資料,趕去手術室外觀察。手術還算順利,只等議員清醒了。允道為了解決問題,把強洙叫過來和慧靜一起整理事件程序。最後通過通話記錄確認了強洙曾接到過電話,強洙準備承擔責任,慧靜說這件事應該由她負責。院長通知了慧靜這件事要交給懲戒委員會。強洙回憶起自己近期的頻繁頭痛,偷偷拍片並詢問了智弘,確認自己患了髓膜腫和失神發作症。強洙決定對事件負責。慧靜也毫無懼色地去接受懲戒。

第17集:得真相慧靜依然心結難解
  懲戒委員會上,慧靜據理力爭,情況顯然對慧靜有利。休會時,陳明勳將瑞雨叫到辦公室,說他準備抖出殺手鐧,說出智弘和慧靜的師生關係,以及慧靜是導致瑞雨燒傷的兇手這件事,但挨過他巴掌的瑞雨,還沒有原諒他。她堅決不同意提這件事,說如果提這件事她就去死。瑞雨到慧靜的辦公室,跟她說一直很憧憬做她那樣厲害的人。在智弘和金泰浩等委員的力爭下,委員會最後的結果是慧靜停職一個月。崔強洙因為覺得內疚,壓力很大,在被姜慶俊責駡後突然暈倒。允道急忙對他進行搶救,對他的病情明瞭的眾人,現在都很內疚。允道因為慧靜受到懲戒,討厭搞政治只想專注於醫學的他,也準備進理事會了。因為他不想慧靜再受到不公正懲戒。小叔聽到後,才知道允道對慧靜的喜歡有多麼深。允道和智弘都想給強洙做手術,強洙最後選擇了智弘。因為他不想保住了生命卻失去了視力,從此當不了外科醫生。手術很成功,大家都松了一口氣。智弘和慧靜一起去釣魚。他告訴了慧靜,金賢治同意交易,把麻醉記錄交出來。智弘對慧靜講了他喪失父母後曾有的心路,提醒她不要為了婆婆的死放棄今天的幸福,慧靜說這是她活著的理由。當智弘把麻醉記錄給慧靜時,慧靜的感激難以言表,智弘說,希望你得到它,能從奶奶的事裡解脫變得自由,那是你給我的最好禮物。慧靜去找陳明勳,以為會得到真誠的道歉,但他輕描淡寫地想搪塞過去,並以院長的身份想壓服慧靜,這激怒了慧靜,她決定用法律方式使他得到制裁。但律師的話讓慧靜絕望,她因為無能為力而痛苦不已。智弘開解她,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把時間都用到喜歡的人身上還不夠呢,勸她放下。慧靜痛苦地再次意識到,即使真相大白於天下,世界也不會改變。

第18集:智弘甘為慧靜妥協犧牲
  智弘用自己的經歷告訴慧靜,因果報應是存在的,只是中心不是自己是世界。不要因為報仇這件事毀掉自己的人生。慧靜聽不進去。陳明勳父子正在積極工作,想讓理事們順利通過老年醫療中心的提議。為了爭取票數,他們讓允道也加入了理事會,但允道只是為了幫慧靜才進入的。所以,在投票時,允道對他們投了反對票,並找到陳明勳部分貪污帳目,以此要求陳明勳放過慧靜。慧靜見法律上對陳明勳無法追究,於是再次找到他,並明確告知他,她會殺了他,一步步逼緊他。殊不知這些威脅,都被陳明勳用錄音筆錄了下來。智弘也在積極活動,爭取著理事們的支持。陳明勳叫他來,放了慧靜威脅的錄音,並瞭若指掌地羅列了慧靜流氓般的中學時代事蹟。為了保護慧靜的黑歷史不被公開,智弘選擇了妥協,到研究中心去。深情的患者丈夫原來只想延長妻子的生命,與她共同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但是,後來當他清醒地意識到妻子再也不會醒來,這是個無法改變的事實,現在延長她的生命,只能是為了保住她腹中的胎兒後,他覺得妻子太辛苦了,請求醫生拔掉妻子的呼吸器。慧靜說服他要繼續堅持一下,否則前面他和妻子所做的努力,就會全部付諸東流。為了幫助恢復期間無處可去的崔強洙,金泰浩給他安排了恢復期在醫藥局擔任秘書的輕鬆工作。智弘在勸慧靜放棄無效的情況下,開始出擊,他和金泰浩聯手調查陳明勳的秘密資金。最終,他還找到了洪院長生前保留下的有力證據。

第19集:瑞雨真誠道歉慧靜選擇放下
  瑞雨跟皮榮國關係又近了一步。她因為瞭解到慧靜進醫院的初衷竟是因為自己父親,變得心煩意亂。她分別找了相關的人,最後找到允道,告訴他不要為了慧靜,讓自己的父親難做。去看望父親時,她聽到了錄音筆裡慧靜對父親的威脅。她去找了慧靜,提到了錄音筆的事。慧靜父親來醫院就診,沒找慧靜,還是允道舅舅打電話給慧靜,慧靜才知道,但她還是選擇了回避,裝作不知道。智弘進研究中心當院長,不止是對陳院長的妥協,更是為愛情做的犧牲。金泰浩知道了,慧靜現在也知道了,她不想成為智弘人生的絆腳石,重新梳理了感情後,她告訴智弘,她相信智弘有能力教訓陳院長,她不會再只相信自己。陳明勳父子正為老年療養中心成立慶賀時,法院的人來了,帶走了陳盛鐘。媒體上對此進行了報導,瑞雨看了心情很不好,她既同情慧靜,也不想讓自己家人受苦。陳明勳決定報復,卻到處翻找不到錄音筆。瑞雨來了,對他掩飾醫療事故的行為也不理解並進行了斥責,瑞雨走後,陳明勳的頭又疼起來了。因為壓力太大,有一次他的手,突然地就不聽使喚。瑞雨將錄音筆交還了慧靜,並替父親對她下跪道歉。因為有了錄音筆,智弘不再屈從陳明勳,他要求重新回到醫院。慧靜則念在瑞雨的份上,對陳明勳宣佈了事情到此為止,她收回對他所有的詛咒。陳盛鐘保釋出獄,一家人聚會吃飯。陳明勳的手突然又不聽使喚了,引起家人關注。原來,他患上了嚴重的腫瘤,這種程度的手術也只有智弘能做。陳盛鐘也拜託智弘來做這場手術。陳明勳病發入院,智弘慧靜都來到了他的病床邊,他對他們倆,卻存在著抗拒心理。

第20集:慧靜智弘棄恩怨點亮醫道尊嚴
  瑞雨媽媽不希望智弘來做手術。反而是陳明勳冷靜下來,考慮讓智弘來做。但智弘提出了必須讓慧靜做助手,因為兩人配合得默契,手術成功率更高。但陳明勳覺得不舒服,畢竟他跟慧靜有過那樣一段恩怨,慧靜知道了,也不想這樣參與手術,因為她的內心並沒有原諒陳明勳。慧靜一直對來醫院看病的父親表現得視若無睹。父親知道她討厭自已,所以每次去醫院診療,也不跟她碰面,儘量回避著她。其實,慧靜還是在暗中關注著,她內心裡也渴望著擁有家人,知道父親生病也暗自難過,於是,慧靜向父親提出了見面,並親口表達了她希望他健康的願望,父女達成了諒解。允道安慰情緒不佳的瑞雨,手放在她的肩頭拍了拍,這時,皮榮國正好推門而入,看見此情此景,皮榮國臉色很不好看,大家都有點尷尬了。允道追出去對他做了解釋,說瑞雨如同妹妹,他支援兩人戀愛。而瑞雨,也把皮榮國當做了真正的戀人。金泰浩和智弘準備找別的醫生為陳明勳手術,可最後還是沒有合適人選。瑞雨跑去拜託慧靜,慧靜想通了,決定盡全力救治陳明勳。在智弘慧靜的配合下,手術非常成功,陳明勳活了下來。不過,由於病情本身非常嚴重,身體功能受到一定損傷,醫院院長一職由金泰浩接任。昏迷孕婦患者的羊水破了,慧靜智弘及時地做了手術,嬰兒健康地活了下來。完成了使命的女患者,生命體征迅速消失,正看護嬰兒的丈夫,奔跑著趕來,拉住了妻子的手,送了她最後一程。慧靜去陳明勳病房看他,他對慧靜表示了真誠的謝意,慧靜也同樣感謝他能健康醒來,大家將都不再有心理陰影地生活。智弘在小橋上等著慧靜,他已將小路灑滿了小花朵,慧靜一步步走來,智弘將求婚戒指拿出來,兩人熱吻並擁抱在了一起。


Doctors醫生們-分集劇情-第1集-第10集
Doctors醫生們-分集劇情-第11集-第20集




歡迎加入LINE@韓劇新聞群
▼喜歡這篇文章 歡迎多加分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